「你和 Tina 學姐一直都是法學院上的金童玉女,名聲響亮到連我們商學院的都知道。就連學校的教授、老師,也都很看好你們…… 」

「我和 Tina 還是有在聯絡,也許我們不適合當情人吧;好啦,不說我的事了;妳呢,現在心情好些了嗎?」

「只能盡量讓自己不要去想它。」

「明天週末,有空嗎?」

「沒特別行程安排,怎麼啦…… 」

「帶妳去個地方。」

隔天, Peter 並沒有到恆生,也因此合作破局。直到四年後,雙方才又有機會合作。

咖啡屋的聚會結束

Peter:「Angel ,晚餐吃了嗎?」

「還沒,沒什麼食慾…… 」

「我們去打擊練習場發洩一下吧?!」

「可是我不會打…… 」

「我教妳啊!」

「嗯嗯。」

「哇,好差勁啊,一顆球都沒打到;這投球機的速度已經調到最慢了耶…… 」

「少囉嗦,我就不相信打不到…… 」

「需不需要名師來指點一下啊?」

揮棒落空。

「打擊最要緊就是看準球之後再出棒…… 」

又是一個揮棒落空。

「你說的不是廢話嗎?」

「ㄟ,這可是有學問的。」

「啥學問?」

「妳可能以為看準球了;但事實上,妳只是藉由目測而隨意地揮棒。」

「是這樣嗎?」

「還有,妳球棒的握法是錯誤的…… 妳握得太緊了。」

正確的球棒握法是不可握得太緊,只需輕輕地、柔軟地並確實地握住球棒。它跟劍道的竹劍握法很類似,也就是有如輕擰濕毛巾的感覺。手掌不要全部貼緊球棒,否則揮棒動作容易遲鈍。

「球棒給我,示範一次給妳看。」

「這樣握對嗎?」

「還是握得太緊了,放輕鬆些。」 身體的接觸,讓 Angel 臉頰泛紅;呼吸也跟著急促起來。

Angel :「對不起,我…… 」

「小心…… 」這時,投球機的球已送出; Angel 躲避不及,眼看就快被球擊中; Peter 單手把球給接了下來。 Angel 整個人靠在 Peter 的胸膛上。

「妳沒事吧?」

「我沒事…… 學長,你的手…… 」  

Peter 沒戴手套,這球速少說也有110公里,右手頓時瘀青作痛。

 「學長,我們先休息吧?」

「好。」

「對不起,都是因為我,害你的手…… 」

「還好是手掌,這如果是打到臉,就比較麻煩了。」

「為什麼?打到臉比較痛嗎…… 」

「喔,不,是因為我靠臉吃飯。」

「學長,都這個時候了,你還開玩笑?」

「來這,是希望妳把不愉快的事給暫時拋掉;如果因為我手受傷,而讓妳耿耿於懷;那就沒意義啦…… 別擔心啦,我常來這打球,幾乎每次都會打到破皮、瘀青;我已經習慣了。」  

Angel 沒說話,只是看著 Peter 。

「妳心情好點了嗎?」

「謝謝妳,學長。」

「別客氣,我肚子有點餓,陪我去吃點東西吧。」


元宵節

單身宿舍的成員各自都有活動的安排; Jason 和友人跑到台南鹽水看蜂炮, Sue 和 Sarah 相約去看花燈,而 Peter、Angel 則是到平溪放天燈。只剩 Michael 一人待在宿舍。

外面非常熱鬧,但 Michael 卻覺得孤單、寂寞。

「早知道就和 Peter 他們去放天燈;不然,跟 Sue、Sarah 看花燈也好;現落得一個人…… 」 Michael 在自己的房間,喃喃自語著。

手機鈴聲響起

「是 Alice ,她…… 怎麼會突然打給我?」

鈴聲響了好幾聲,可是 Michael 始終在猶豫要不要接起電話;就在 Alice 準備掛掉電話時,他終於接聽了。

「喂…… 」

「 Michael ,我是 Alice ,在忙嗎?」

「沒…… 沒。」

「你下個禮拜六有空嗎?」

「目前…… 沒…… 沒有特別的行程安排。」

「我想去阿里山賞櫻。」

「賞…… 賞櫻?」

白花山櫻為台灣的特有種,花是少見的純白色,其他特徵都與山櫻花同,適合種植於4001,000公尺之間,也可種於平地。

「嗯,本來跟我男朋友說好要一起去的,可是他被公司派去出差;行程都已經排定,剩我一個人…… 」

「妳的意思是…… 」

「看看你有沒有空,陪我一起去囉?」


臺北燈節

「 Sue ,妳看,好漂亮的花燈。」

「齁,看什麼花燈?」

「妳不覺得很熱鬧嗎?」

「哪有,不就是人擠人?」

「妳就是這樣,老是窩在房間,難怪 Peter 都叫妳“宅女”。」

「他才有病好不好?!」

「好啦,要不要吃棉花糖?」

「棉花糖?好啊,我還想吃糖葫蘆。」

「看在妳陪了我一整天的份上,都給妳買。」


Peter:「剛許了什麼願?」

Angel:「秘密。」

「是喔。」

「那你呢,許了什麼願?」

「我?也是秘密。」

「學我,沒創意。」

「我還是第一次到平溪;當然,也是第一次放天燈。」

「我六年前來過一次,這是第二次。」

「雖然我是文組的,但我並不相信這些。」

「你是說許願?」

「嗯。」

「凡事心誠則靈,我是這麼想的。」

「我知道。」

「你怎麼會知道?」

「因為我也是這麼想的。」

鹽水蜂炮 鹽水蜂炮是台灣元宵節時著名的地方民俗活動,地點在台南市的鹽水區,所謂蜂炮是指許多沖天炮組成的大型發炮台,點燃時萬炮齊發,有如蜂群傾巢而出,故稱「蜂炮」。  

Jason 和友人到台南鹽水看蜂炮。看蜂炮蠻危險的,一不小心就會受傷。 Jason 是個喜歡嘗試新事物的人;他除了是個健身教練,也涉略過很多極限運動。


單身宿舍

除了“七號咖啡屋”;2F的陽台,是宿舍成員另一個集會基地。

Peter:「怎麼一個人在這?」

Michael:「你回來得正好,我有事要問你。」

「說吧!」

「她主動約我去阿里山賞櫻。」

「所以呢?」

「幫我出個主意吧…… 」

「出主意?」

「這是難得的機會吧?!」

「是啊!」

「有沒有什麼 Idea ?」

「沒有。」

「拜託,幫個忙,我的幸福…… 就全靠你了。」 

「有沒有這麼誇張…… 」

「你是我的戀愛軍師耶…… 」

「我剛從平溪回來,有什麼事等會再說;我要先去洗個澡。」

「哦!」


15分鐘後-單身宿舍的 1F 客廳

「拜金女和宅女回來了沒?」

「沒看到她們, Jason 也還沒。那 Angel 呢,沒跟你一起回來?」

「她要明天才有搬過來。」

「需要幫忙嗎?」

「水,就等你這句話啦!明天有空嗎…… 」

「我 OK 啊。」

「阿里山賞櫻,你有答應她了嗎?」

「有,但是…… 」

「但是什麼?」

「你不會要我一個人吧?!」

「所以,你的意思是…… 」

「剛不是說了,你是我的戀愛軍師;你要一起去,才能幫我出主意啊!」

「你是說阿里山嗎?」

「啊,我都忘了,那兒是你跟 Tina 的定情之地…… 」

「沒那麼嚴重啦,我跟 Tina 已經是過去式,早就不在意了。」

「你可以找 Angel ,這樣剛好兩對。」

「兩對,我還 Two Pairs 勒,你以為你在玩撲克牌喔…… 」

Sue:「什麼兩對啊?」

這時,Sue 和 Sarah 剛好回到宿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奶茶 (彼得) 的頭像
奶茶 (彼得)

彼得的痞客國度

奶茶 (彼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