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宿舍

時間是下午的 5 點 20 分。


Sue:「Peter 回來了。」

Peter:「怎麼了嗎?」

Sue:「想問芽芽的情況怎麼樣了?」

Sarah:「對,聽 Sue 說,花生過敏很嚴重的…… 」

Peter:「嗯,沒事了,剛送芽芽回去。」

Sarah:「那 Angel 呢,她今天不回來?」

Peter:「她這陣子比較少時間陪芽芽,想說陪女兒吃過晚飯再回來。」

Sue:「 Angel 這樣,真的很辛苦。」

Peter:「是啊。」

Sue:「 咦,難得你沒“吐槽”我…… 」

Peter:「這麼喜歡被人“吐槽”,妳有被虐狂是吧?!」

Sue:「 也不是,就覺得哪裡怪怪的。」

Peter:「Jason 和 Michael 呢,你們沒一起回來?」

Sarah:「 Jason 說他健身中心有事, Michael 送 Alice 回去了。」

手機鈴聲響起。

Sarah:「 這是誰的手機?」

Peter:「我的。幫我拿一下…… 」

Sue:「 給你。」

Peter:「謝啦。」  

Sue 看著 Peter 接起電話。

Sarah:「 妳幹嘛一直盯著 Peter 瞧…… 」

Sue:「他是不是心情不好?」

Sarah:「 這我怎麼知道,妳自己問他嚕,我先把東西拿回房間。」

Peter:「 九點;好,知道了,我會通知他們的,到時候見。」

Sue:「是 Angel 嗎?」

Peter:「 是吳姐,她要我們九點到咖啡屋集合。」

Sarah:「她回來了?」

Peter:「 說剛下飛機,現人還在桃園。那我負責聯絡 Angel ,Jason 和 Michael 就交給妳們囉。」
 

大安森林公園

Michael:「為…… 為什麼要專程跑到這?」

Alice:「我想玩盪鞦韆。」

Michael:「是喔。」

Alice:「這幾年,台北市的國小幾乎都已經不設鞦韆了,就連公園也很少有。可是我還記得,我小時候最喜歡的遊樂設施就是鞦韆。許多情侶約會或者父母陪小孩來公園,第一個玩的都是鞦韆。」

Michael:「是基於安全的考量吧。 Peter 還說,台北市有個什麼“公園自治條例”的,規定超過 12 歲以及 30 公斤以上,是不准玩鞦韆以及若干遊樂器材,否則將開罰 1 千 2 到 6 千元。」

Alice:「他連這也知道?」

Michael:「妳忘了, Peter 是律師啊…… 」

Alice:「對哦!不過,這樣會不會影響民怨啊?像一般老百姓根本不會知道這規定…… 」

Michael:「通常是開勸導單,屢勸不聽才會開出罰單懲戒。 」

Alice:「是不是你的電話?」

Michael:「嗯,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 」

Alice:「好。」

Michael:「喂, Sarah ,怎麼了嗎?」

Sarah:「吳姐說九點老地方集合。」

Michael:「咖啡屋?」

Sarah:「沒錯。那我不打擾你跟 Alice 的約會囉…… 」

Michael:「這樣算約會嗎?」

Sarah:「當然算。對了,記得問一下 Alice …… 」

Michael:「問 Alice ?」

Sarah:「看她願不願意一起來…… 」

Michael:「我…… 我…… 我不敢。」

Sarah:「好啦,我幫你問,你把電話給 Alice 。」

Alice:「找我?」  

Michael 點點頭。


嘟-嘟-嘟!

「喂?」

Peter:「 Angel 啊,妳現在人在哪?」

Angel:「 還在我媽這邊。」

Peter:「吳姐叫大家九點到咖啡屋集合,妳要去嗎?我可以過去載妳…… 」

Angel:「吳姐今天回國?」

Peter:「嗯。」

Angel:「可是我已經答應芽芽,要給她講睡前故事;所以…… 」

Peter:「這樣啊,沒關係,我幫妳跟吳姐說一聲,我相信她會體諒的。」

Angel:「謝謝你,學長。」

 
睡前, Angel 說了一個《貪心狗》的故事給芽芽聽。

有一天,一隻心地不好,喜歡打架的壞狗,獨自在路上找東西吃。他是一隻貪心狗,找到東西從不分給朋友吃‧‧‧‧‧

‧‧‧‧‧ 貪心狗嚇了一跳。仔細一看,原來那是他自己的影子哪!他只好回家痛哭一場了。  

Angel:「這故事是告訴我們,做人不可以太貪心,太貪心的話,就會像貪心狗一樣,連原來擁有的都會失去,而變得一無所有。」 這時的芽芽,早已進入夢鄉。

Angel 將芽芽的小身軀扶正,並為她蓋上毯子,悄悄地走出房間。她拿了一本“親子育兒”的書,獨自坐在客廳看。  

Angel:「睡前故事…… 」

講睡前故事,能夠提高孩子的語言能力,緩解寶寶的心理問題,更能加深與子女之間的溝通與交流,好處多多。
 

七號咖啡屋

吳姐:「 Peter ,打個電話給 Angel ,問她要不要過來這?」

Sarah:「對啊,這時間芽芽應該也已經睡了…… 」

Peter:「嗯,我問看看。」

電話才響一聲……

Angel:「喂,學長。」

Peter:「聽妳這聲音,還在陪芽芽嗎?」

Angel:「她已經睡了,剛給她講完故事。」

Peter:「那妳要不要過來咖啡屋這?」

Angel:「大家都在那?」

Peter:「都在。」

Angel:「好。不過,得等我一會。」

Peter:「這樣吧,我過去接妳;十分鐘後,我們約在樓下大門口見, OK ?!」

Angel:「OK!」

Sue:「你好像很關心 Angel ?」

Michael:「她是 Peter 的學妹,會關心也是正常吧?!」

Sue:「是這樣嗎…… 」

吳姐:「 不只是 Peter ,你們也應該多關心 Angel ;畢竟,單親媽媽是很辛苦的。」

Peter:「 Angel 是很平易近人,也很容易跟其他人打成一片;但說真的,有時候她只是故意裝得很堅強。」

Jason:「我也覺得她太ㄍ一ㄥ了。」

Peter:「是啊,她對於自己的事,是比較在意的。」

吳姐:「你快去接 Angel 吧,其他的等她來再聊。」
 

Peter 和 Angel 兩個人走在路上。

Angel:「學長,你還記得我們系上的那個 Margaret 嗎?」

Peter:「妳是說聯誼的時候,在舞會上擺 M 字腿的那個 Margaret 李?」

Angel:「對,就是她。」

Peter:「當然記得,想忘也忘不掉啊。」

Angel:「她好像還倒追過你…… 」

Peter:「別提了,簡直是惡夢。怎麼會突然講到她?」

Angel:「她前兩天有打電話給我,說要找個時間約吃飯。」

Peter:「這該不會是鴻門宴吧?」

Angel:「她說她“又要”結婚了,想找幾個知心好友聚聚;對了,她還有特別提到你呢…… 」

Peter:「這好像沒什麼值得開心的。妳剛說…… 她“又要”結婚是什麼意思?」

Angel:「她離過兩次婚,不久前才打完離婚的官司。」

Peter:「才離婚沒多久,“又要”結婚?」

Angel:「她說這肯定是她最後一次婚姻。」

Peter:「也是啦,再離婚就湊成大三元了,會比較適合當尼姑吧。她這經歷,跟吳姐有點像…… 」

Angel:「吳姐?」

Peter:「這我不好說;妳剛搬來,我想以後有的是機會聽吳姐說自己的故事;到時候,妳想不聽都不行。」

Angel:「每個人似乎都有自己的故事。」

Peter:「是啊,就拿單身宿舍的成員來說,妳有妳自己的故事,其他人當然也有。」

Angel:「你想說什麼?」

Peter:「不是我想說什麼,而是妳要試著去依靠別人,試著去說出自己心裡的話;人都要有個傾訴的出口和管道;妳看 Sue 她們,總是嘻嘻哈哈的,說話沒什麼邏輯和道理,但這種相處是不是比較沒有壓力?」

Angel:「可能是我太壓抑了,很多話都到了嘴邊,卻還是說不出口。」

Peter:「試試看吧;不然,找時間跟吳姐聊聊,也許妳會得到想要的答案。」

Angel:「嗯。」

Peter:「那…… 妳答應 Margaret 的邀約了?」  


Angel 點點頭。 聚會約在「竹村居酒屋」。

「竹村居酒屋」是偶像劇《我可能不會愛妳》的拍攝場地;沒錯,就是男、女主角李大仁跟程又青常去的那間居酒屋。

店內值得推薦的有:烤雞皮、日式蛋捲、烤牛肉串、玉子燒、雞肉串等。

Peter:「學長,跟你介紹一下,這是 Angel ,她也是台大畢業的喔。」

鄭明昕:「妳好。ㄜ…… 妳好面熟,我們是不是見過面?」

Peter:「學長,你這招把妹的伎倆,有點過時囉…… 」

鄭明昕:「不,我確定我們在哪見過,對吧?!」

Angel:「我之前有到事務所去找 Peter ,有見過一次。」

鄭明昕:「對嘛,我向來對美女是過目不忘的。原來,妳就是 Peter 常提到的那個學妹。」

Angel:「你好。」 Peter:「學長,不好意思,臨時把你找來…… 」

鄭明昕:「認識這麼久,還不曉得你會來這種店?」

Peter:「坦白說,我是第一次來居酒屋。」

鄭明昕:「趕搭偶像劇熱潮?」

Peter:「也不是,就朋友找;想說,學長應該對這地方比較熟。」

鄭明昕:「所以,是找我來湊人數的…… 」

Margaret:「Peter~~~~~~~ 」

睽違多年的 M 字腿再現。

Angel:「嗨。」

Margaret:「Angel~~~~~~~ 」

又來一個標準的 M 字腿。

鄭明昕:「哇嗚!這…… 」

Peter:「是她獨特的打招呼方式。」

謎之音:有人用 M 字腿打招呼的啊?
這就是她獨特的地方。


Margaret:「好久不見囉,這位是?」

Peter:「他是我學長。」

「鄭明昕。」

「學長是吧,你好啊,我叫 Margaret ,這是我的未婚夫。」

「你們好,Maraca Chen ,多多指教。」

鄭明昕:「瑪格麗特跟瑪爾寇陳;呵,真是絕配。」

Margaret:「他都叫我 Barbie ,我覺得很好聽,正在考慮要不要把我的英文名字改掉。」

鄭明昕:「芭比?少了“金剛”兩個字吧…… 」

Margaret:「Excuse me,你剛說什麼?」

鄭明昕:「哦,我是說這兩個英文名字都很適合妳。」

Angel:「 Margaret ,妳還有約誰嗎?」

Margaret:「還有一位…… 」

「不好意思,我遲到了。」

鄭明昕:「這位是?」

Angel:「 Eleanor,好久不見。」

Eleanor:「嗨, Angel 。」

Margaret:「唷,妳這個大忙人終於出現啦!」

Eleanor:「最近地檢署比較忙,所以…… 」

鄭明昕:「地檢署,我以為妳是唸商的?」

Angel:「  Eleanor 她台大財金所只唸了一個學期就休學了,之後就失去消息;妳後來改唸法律系?」

Eleanor:「說來話長。大概是在 12 年前,因為家中買到海砂屋,事後卻找不到建商,無法求償,當時的我求助無門,父、母親的心血付之一炬,我才開始意識到“法律”的重要。休學之後,我開始苦讀、專攻法律,隔年才考取東吳大學法律系碩乙班。」

Margaret:「她可厲害了,不是本科系的,卻能在司法官考試拿到全國第二名;律師考試也是全國前 20 名喔!」

鄭明昕:「原來是同行。」

Peter:「我想起來了,這上面介紹的就是妳吧?!」  

Peter 拿出了一本壹週刊。

Eleanor,身高約一百六十公分,外型亮麗出眾,是媒體界公認的美女檢察官。 在「理律事務所」磨了一陣後,現是台北地檢署栽培的新秀。

Margaret:「她上星期才和職棒選手陳金鋒幫法務部合拍反詐騙公益宣導短片呢。」

Eleanor:「不只我啦,還有另外兩位優秀的女檢察官。」

鄭明昕:「反詐騙?」

Eleanor:「就前陣子轟動一時的“廣西南寧詐騙案”。」

大陸廣西南寧「純資本運作」利用老鼠會、傳銷手法詐騙台灣民眾,至少兩萬人被騙走六億元。

Angel:「妳在理律實習時有遇到 Tina 學姐嗎?」 

Eleanor:「沒耶,我進理律時,學姐已經離開那了。不過,也許是因緣巧合,我現在跟學姐是室友。」

Peter:「 Tina 最近好嗎?」

Eleanor:「應該還可以吧,學姐不太讓人知道她的事…… 」

Peter:「這的確是很像她。」

Eleanor:「我倒是從學姐那知道了很多學長的事。」

Peter:「我?」

Eleanor:「她說你都是第一名,高中、大學皆考取第一志願,還都是狀元;台大法律系第一名畢業,到哈佛留學依然保持第一名的成績;學成歸國,參加司法和律師考試,仍是第一。」

鄭明昕:「那 Tina 有沒有提到我?」

Eleanor:「她說你是個很好的學長,只是…… 」

鄭明昕:「只是什麼?」

Eleanor:「ㄜ..... 有點小氣。」

鄭明昕:「小氣?!」

Margaret:「噗…… 」

鄭明昕:「哪有,我很大方好不好;喂, Peter ,不要光笑,你倒是幫我說說話啊…… 」

Peter:「學長其實不是小氣啦…… 」

鄭明昕:「聽到沒有,我怎麼會小氣勒;果然是我的好學弟。」

Peter:「他只是愛計較罷了。」

鄭明昕:「我哪有愛計較…… 」

Angel:「 Margaret ,你們婚期定了嗎?」

Margaret:「暫時是定在明年初。」

Angel:「 那就等你們的好消息嚕。」

鄭明昕:「下禮拜就是中秋連假了,有沒有安排什麼活動?」

Peter:「學長,你現在是在問我,還是…… 針對特定的人?」

其實, Peter 是故意這樣說的,因為他知道 Eleanor 是鄭明昕的菜 (喜歡類型) 。

鄭明昕:「都…… 都有。」

Peter:「目前是還沒什麼計畫。」

鄭明昕:「有四天的連假耶,要不要找一天來烤個肉?」

Peter、Angel 都沒什麼意見。

Margaret:「我跟 Maraca Chen 可能要回南部。」

鄭明昕:「那 Eleanor 呢?」

Eleanor:「我 OK 啊。」

鄭明昕:「有沒有什麼比較好的烤肉地點?」

Peter:「單身宿舍的頂樓應該可以。」

Angel:「 吳姐會同意嗎?」 

Peter:「當然是要先知會她一聲。她這個人喜歡熱鬧,應該不會有問題。」
 

正誼健身中心

Jason:「你們今年還有打算參加“太魯閣峽谷”的馬拉松賽事嗎?」

Rain:「我今年想拚全馬。」

Jason:「太好了,那 Mark 呢,還是跟去年一樣?」

Mark:「嗯,跑步不是我的強項,跑個半馬,意思意思一下。」

Jason:「那就是除了 George ,因為腳受傷不參賽;我和 Rain 、Abner 挑戰全馬;Mark、James、Emily 參加半馬。」
 

傑西美語補習班  

Michael 發現, Alice 自從和男友吵架後,臉上的笑容變少了。

Michael:「 Alice ,妳……  還好嗎?」

Alice:「嗯。」

雖然 Alice 的臉上帶著微笑,但 Michael 知道,這笑容是硬擠出來的。

Alice:「我跟他分手了;他說他喜歡上了另一個女孩子。」  

Michael 正在猶豫要不要問 Alice 和男友的情況時,她回答了。

此時 Michael 的心情是複雜的。分手代表的是他有機會去追求 Alice ,可是他不忍心看到 Alice 因分手的事而難過。

Alice:「你不用擔心,我沒事的。」

Michael:「 真…… 真的嗎?」

Alice:「我和他之間,本來就存在著很多問題;會走到這步,也是意料中的事。」

 

創作者介紹

彼得的痞客國度

奶茶 (彼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