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回到單身宿舍;還有三分鐘,就六點了。 

「吳姐說,今天會有新房客來…… 應該不會這麼剛好吧,先來去洗個澡。」 

忙碌了一天,洗個熱水澡,是再舒服不過的事。 

 Peter 洗澡洗到一半,熱水沒了。 

他心想:「該不會瓦斯沒了吧?」 

「這兩天聽說有寒流,不會要我洗冷水澡吧?!」 

可是又懶得打電話叫瓦斯,想說乾脆牙一咬,洗冷水澡就算了。 

洗冷水澡對 Peter 來說,是個痛苦的回憶。

   Peter 是海軍艦艇預官退役;海軍艦艇,顧名思義是以操控艦艇為首要的軍種,也就是大家通稱的海軍。

   Peter 當時是濟陽級巡防艦 (一級艦) 的政戰官。 

艦上的鍋爐加熱器管,一直是有問題的,熱水無法供應到艙面;也因此, Peter 在艦上都是洗冷水澡。喔,不,是冰水;蓮蓬頭沖下去,頭會冒煙的那種。

沒多久,水都給停了。 這下精彩了; Peter 頭髮上的泡沫還沒沖乾淨,身上也還殘留有肥皂液;所謂:有水當思無水之苦;那一刻,他終於體會到這句話的真正意涵;也感受到,頭都洗了,卻沒水可沖,是什麼情況。 

「這就是 Murphy's Law 嗎?」 Peter 苦笑著。

   Murphy's Law ,摩菲定理,又譯墨菲定律、莫非定律 (香港譯為梅菲定律) ,具體內容是「凡是可能出錯的事必定會出錯」,指的是任何一個事件,只要具有大於零的機率,就不能夠假設它不會發生。是指「凡是可能出錯的事均會出錯 (Anything that can go wrong will go wrong.) 。」引申為「所有的程序都有缺陷」,或「若缺陷有很多個可能性,則它必然會朝往令情況最壞的方向發展」。
 
 叮咚!門鈴聲響起。

「不會是新房客吧?」

 Peter 很快速地把頭髮、身體弄乾,便出了浴室,只在重要部位披了一條浴袍。

「誰啊?」

「我是 Sue 啦,幫我開個門。」

「妳這個宅女,又沒帶鑰匙…… 」

「不好意思,有話等會再說,我急著要上廁所。」

這時 Sue 的包包拉鍊勾到了 Peter 的浴袍。

「喂,等一下,妳的包包…… 」

 Peter 沒拉到浴袍,反而是 Sue 整個人被拉倒,她就正好倒在 Peter 身上,兩個人躺在地板,只隔著一件浴袍。

「對不起,請問…… 有人在嗎?我是新來的房客。」

「Angel ?」

「學…… 學長…… 」

「嗨!」 Peter 露出尷尬的神情回應。

「嗨個頭啦,還不趕快起來…… 」

「ㄟ,對還不對;宅女,現在是妳壓在我身上,不是我不起來。」

「對喔…… 」

「妳等一下,先把妳的包包拉鍊弄開。」

「好。」


五分鐘後

「原來妳就是新房客?」

「嗯,本來想知會你一聲,可是到事務所找你,他們說你不在。」

「所以,妳就改約在“7號咖啡屋”?」

「對,我也是跟房東約在那。」

「對不起,我可以打個岔嗎…… 」

「妳想說什麼啊,宅女?」

「沒關係啦,學長…… 」

「真的可以喔…… 」

「可以啊,因為我也想知道,你們剛剛到底是什麼情形?」

「事態嚴重,但事情其實很簡單…… 」

「閉嘴,宅女,愈描愈黑。妳這叫此地無銀。」

「我知道,三百兩嘛。」

「對啦,對啦,拿去看醫生、買藥啦。」

「ㄌㄩㄝ!」

「那妳想知道什麼?」 

「我是想問:你們只是單純的學長、學妹關係,還是…… 」

「嗯,就只是學長、學妹。」

「咦,怎麼跟小說,還有電視上演的都不一樣…… 」

「不一樣?」

「妳不用理她啦,她不過就是個整天沒事窩在宿舍的宅女,問的問題都很沒建設性。」

「怎麼樣的問題…… 叫有建設性?」 Sue 不服氣地問。

「這以妳的智商,我很難跟妳解釋。」

「你…… 」

看到 Peter 和 Sue 鬥嘴,讓 Angel 覺得很有意思。

「我是 Angel ,是 Peter 大學時期的學妹,請多指教。」

「 Sue ,很高興認識妳。」

「輸 (Sue) ,就是不會贏的意思啦。等會再慢慢聊,吳姐叫我們到咖啡屋集合。」

「現在?」

「廢話,不然是明年嗎?」

「凶巴巴的。」

「把外套穿上,外頭有點冷;還有…… 宅女,記得帶鑰匙。」

「知道啦!」  


傑西美語補習班

這裡是 Michael 任教的補習班。除了兒童美語,也有針對會話、文法、寫作、閱讀的教授,及全民英檢(GEPT)、多益(TOEIC)等認證。

剛結束兒美的課, Michael 從二樓走下來。負責行政、企劃的 Alice ,正在為來詢問的人做解說。

「其實,語言就是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橋樑 ”,一定要能說出來。 台灣的人普遍聽說的能力比較弱, 這當然包括我們學習的環境、 用的方法不對和中斷這三個因素,是影響台灣學生學不好英文的最大主因。 嗯,學英文興趣的養成和培養很重要, 有了興趣就會主動去接觸它、 學習它,進而變成一種習慣 。」

「我想考英檢,可是我的英文很差,有得救嗎?」

「您可以先把英文的聽說基礎打穩,再去準備全民英檢或是多益,這樣會事半功倍的,也能慢慢把興趣給培養起來 ,而不是為了考試去學英文。」

這種還是屬於比較 Nice 的;有的是一到櫃台就問:「啊怎麼那麼貴?那個某某美語才多少錢,你們居然貴了好幾百塊?!」

再不就是:「我的小孩這次考試英文又退步了,我打算給他轉到別間去…… 」

不管遇到怎麼樣的客人, Alice 總是帶著親切的笑容回應。

下了班、打了卡,這次 Michael 決定要鼓起勇氣約她─ Alice ,這個他暗戀四年的女孩。

「怎麼辦,我好緊張,這樣我一定會結巴的。」

這時, Michael 想起 Peter 曾教過他幾個消除緊張的方式。

緊張消除法:

1、深呼吸20下。
2、喝開水300C.C。
3、坐下,手握著手,不要抖腳。
4、閉目,停止呼吸30秒。
5、再深呼吸20下,吐氣20下。
6、抬頭挺胸走路。

「呼-呼-呼……」  Michael 做了幾個深呼吸的動作。

「ㄜ…… 好像沒什麼效耶……」 他還在腦袋中模擬了幾個和 Alice 對話的場景。

「 Michael ,怎麼啦,有事嗎?」

搞了半天,還是 Alice 先打破這沉默。

「我、我、我,沒…… 沒什麼事情…… 是想,跟…… 跟妳說再見。」

「好,Bye-Bye。」

就這樣,雖然 Michael 鼓起十足勇氣,卻還是沒能開口說半句。  

這一幕,被剛好來找 Michael 的 Peter 看到。

「 Alice , Michael 有事要跟妳說…… 」Peter 刻意叫住了 Alice 。

他回過頭對 Michael 示意:「快啊,這麼好的機會不把握;此時不約,更待何時?」

只見 Michael 一直搖頭,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不好意思,搞錯了,我以為 Michael 有事要跟妳說。」眼見陷入僵局,  Peter 只好打圓場。

「沒關係。你們又要聚會?」

「是啊,要不要一起來?人多熱鬧些。」

「不了,我等會跟男朋友有約,今天是我們交往四週年紀念日,約好要去吃飯。」

「這樣啊,看來妳跟妳男朋友感情很穩定。」

「他對我很好。」

「那我就等你們的好消息囉。」  

Alice 笑而不答。

「我先走嚕, Bye 。」

「再見。」  

「Michael ,走囉。」

「Bye-Bye。」

「你真的不約…… 」

「齁,人家都有男朋友了,幹麻還約?」

「說得也是。交往四年了,對你而言,是個非常強勁的對手。」

「好啦,你要笑就笑吧,我承認我是“俗辣”。」

「這倒承認得挺快的。你剛如果和 Alice 講話能這麼流暢,不就什麼都搞定了。」

「我也不知道,每次一看到她,就會結巴,不然就是想上廁所。」

「不是教過你消除緊張的方法嗎?」

「還說勒,根本沒效,這些是什麼爛招?!」

「哇,你大便不準,還怪馬桶歪的啊……」

「好啦,來找我幹嘛?」

「還能有什麼事,吳姐要我們到老地方集合。」


七號咖啡屋

吳姐:「 Sarah 還沒來啊?」

Jason:「嗯,就剩她沒到了。」

Peter:「她還在優衣庫,說要晚點才到。」

Angel:「是 UNIQLO 嗎?」

UNIQLO是日本連鎖服飾零售業的領導品牌,這幾年在銷售數字和營收方面,都有非常亮眼的成績,目前為全球第五大平價服飾品牌 (前五名為 ZARA、H&M、GAP、The Limited、UNIQLO) , 在中國大陸、香港、南韓、英國、法國、美國、台灣和馬來西亞都設有分店。

Peter:「對。」

Sue:「妳知道這個品牌啊?」

Angel:「知道啊,它是非常有名的平價服飾品牌。」

Peter:「妳應該只知道 Giordano 跟 Hang Ten 吧?」

Sue:「誰說的,我還知道 NET、Bossini 。」

Peter:「有差嗎?」

Angel:「其實,我也會去 Giordano 跟 Hang Ten 這些服飾店。」

Sue:「就是說咩,這叫做英“雌”所見略同,懂不懂啊?!」

Peter:「啊不就很厲害,要不要送妳出國去比賽?」

吳姐:「你們好了啦,每次見面就鬥嘴。 Peter ,你再幫我打個電話給 Sarah ,問她大概幾點會到;不用太趕,安全第一。」

「好的。」

兩分鐘後, Sarah 來到了咖啡屋。

Sarah:「哈囉,不好意思,來晚了。」

Jason:「我們已經習慣了。妳這個拼命三郎, 要錢不要命似的, 一天兼好幾個工作, 哪一次聚會不是最後一個到? 」

Peter:「妳這是怎麼回事,大包小包的,臉上還青一塊、紫一塊…… 」

Sarah:「喔,好痛,不要碰啦!」

Sue:「不會是遇上打劫的吧?」

Peter:「搶匪就搶匪,什麼打劫的,妳哪時候的人啊?」

Michael:「到底怎麼了?」

Sarah:「就回來的時候,遇到了搶匪。」

Sue:「真的被我說中了耶。」

Peter:「真是個烏鴉嘴。」

Jason:「可是妳的東西都沒被搶;該不會是妳全力阻攔,才被打的吧?」

Peter:「以這拜金女的個性,是很有可能的。」

Sarah:「才不是,是有人路見不平,這些東西才沒被搶。剛剛也是他送我到這的。」

Jason:「哇,英雄救美;這麼老套的戲碼,連電視劇都不演了,居然還被妳遇到?」

Sue:「哪會,我覺得超浪漫的啊。」

Sarah:「對吧,而且他剛好是我喜歡的那種類型喔。」

Peter:「咦,這話好耳熟,我好像一個月之前也聽妳說過;之前那個叫什麼…… Chris 的,可是你們交往不到兩個禮拜就ㄘㄟˋ了說?」

Michael:「對,這個我也有印象,Chris。」

Jason:「你們是說三更半夜跑到宿舍外面自彈自唱,吵得附近住戶不得安寧,還跑來抗議的那個 Chris ?」

Sue:「我覺得他不錯耶。」

Peter:「妳什麼都馬不錯。」

Sue:「他很有才華啊,如果有人為了我自彈自唱,我想我會接受他唷。」

Peter:「妳不只會接受,還會以身相許。」

吳姐:「你們顧著聊天,都忘了有新房客了喔?」

Peter:「Sorry ,我來介紹一下,這是 Jason 和 Michael ,她是 Sarah ;宅女 Sue 和房東吳姐。」

Sue:「不要叫我宅女啦!」

「你們好,我是 Angel 。」

Sue:「我跟你們說,他們有不尋常的關係。」

Sarah:「什麼不尋常的關係?」

Peter:「你們兩個少八卦了,她是我大學時期的學妹。」

Sue:「你看,韓劇不都這樣演,喔爸 (오빠 = o bba) ~~~」

Sarah:「然後,兩個人就在一起了。」

Peter:「還一搭一唱勒,這麼有默契,那你們兩個在一起好了。」

「喔爸 (오빠 = o bba) ~~~」Sue 和 Sarah 兩個人故意抱在一起。

Peter:「嘖嘖,這是在演哪一齣啊?」

Angel :「 Sarah ,妳買的這些都是名牌,不便宜哦?」

「妳知道這些牌子?」

「包包是 LV, 手錶是 Cartier 的;高跟鞋則是 Rupert Sanderson ,據說是英國凱特王妃最愛的品牌之一。」

Peter:「Sarah ,看來妳找到同好了。 Angel 是銀行的高階主管,這些名牌只是她的基本配備。」

Angel :「 沒那麼誇張啦,我只是喜歡看些相關的雜誌,品牌中還是獨好 Prada ,尤其是它的高跟鞋。」

Jason:「不會是受了“穿著Prada的惡魔”這部電影的影響吧?」

《穿著Prada的惡魔》(英語:The Devil Wears Prada),改編自 Lauren Weisberger 於2003年所著同名小說的喜劇電影。導演為 David Frankel ,主要演員有 Meryl Streep、Anne Hathaway、Emily Blunt、Stanley Tucci、Simon Baker、Adrian Grenier 等。

Angel 笑答:「 可以這麼說,因為我很喜歡這部電影。」

Michael:「我喜歡 Anne Hathaway 。」

Angel:「我也喜歡她;不過,我更欣賞 Meryl Streep 。」

Jason:「她演那部“鐵娘子”也很讚。」

Sarah:「 Angel, 妳喜歡看時尚設計類的雜誌,那妳有喜歡或欣賞的設計師嗎?」

Angel :「 有,王薇薇。」

Sarah:「 妳是說婚紗女王 Vera Wang ?」

Angel :「 嗯。」 Sarah:「 我知道包括像 Mariah Carey、Jennifer Lopez、Jessica Simpson、Avril Lavigne、Uma Thurman、Sharon Stone , 還有劉嘉玲,都是她的客戶。」

Angel :「 她也曾幫前美國總統 Clinton 的女兒 Chelsea Clinton ,以及歌手李玟的婚禮設計婚紗。」

Sarah:「 我也曾幻想過,在婚禮穿上她設計的婚紗,那一定很棒。」

Angel :「 那妳呢,喜歡哪一位設計師?」

Sarah:「 賈雯蘭,她是我最喜歡的設計師。」

Angel :「 妳是說那位台灣第一位登上紐約時裝週的設計師?」

Sarah:「 就是她。」

Jason:「兩位,聊些通俗點的話題好唄?」

Sarah:「 哎呀,不好意思,難得遇到同好,一不注意就聊開了,哈哈!」

Jason:「 Angel ,剛 Peter 說妳在銀行工作…… 」

Angel :「最近剛調職,目前是分行的副理。」

Jason:「 喔,那是升官耶,值得慶賀。」

Peter:「妳現在是在哪間分行?」

Angel :「南松山分行,在忠孝東路五段那。」

Peter:「所以,妳才會搬離原來住的地方?」

Angel :「是把芽芽託給我媽媽照顧,我自己搬出來住。」

Sue:「芽芽是?」

這句話讓 Angel 的心情似乎受到影響,她突然沉默了。

Peter:「喂,宅女,那好像跟妳沒關係吧?不要老是這麼好奇,想打探別人的隱私。」  

Peter 的話總是一針見血,常讓聚會瞬間凍結,場面變得有些尷尬。

Angel :「她是我女兒,今年四歲。」

Peter:「 Angel ,妳…… 」

Angel :「學長,沒關係啦,既然以後都會見面,大家早晚都會知道的。」

Sue:「妳結過婚?」

Angel :「不,是未婚生女。」

大夥都露出驚訝的表情。

唯獨 Peter ,還是無動於衷地喝著咖啡。

Michael:「 Peter ,你看起來不是很驚訝,難道你早就知道這事?」

Peter:「 不要問我,我不方便做任何回答。」

時間是晚上的 9 點 45 分,咖啡屋的聚會結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奶茶 (彼得) 的頭像
奶茶 (彼得)

彼得的痞客國度

奶茶 (彼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