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個單身宿舍;咦,宿舍就宿舍,為什麼前面得加上「單身」兩個字?可能是魔咒吧,凡是住進這宿舍,不管男的女的,通通是單身;就連房東-吳姐,也不例外。

單身宿舍成員

吳姐,年約 50 ,單身宿舍的房東。  
Peter , 36 歲,哈佛大學法學博士,萬業法律事務所的律師。
Sue , 34 歲,清華大學化學所畢業,恆生化工的分析研究員。
Sarah , 32 歲,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系畢業,是個 PTT (Professional Part-Time) 。
Jason , 32 歲,真理大學運動管理系畢業,正誼健身中心的教練。
Michael , 30 歲,輔仁大學英文系畢業,在傑西美語補習班擔任 English Teacher 。
Angel , 35 歲,台灣大學財金所畢業,華南銀行副理。

序章

吳姐 20 歲就結婚,有過兩段婚姻和一段半年卻無結果的同居關係;外貌看不出實際年齡,身材保養得當,算是美魔女一枚。

美魔女這個辭彙源自於日本,其定義為指的就是上了 35 歲,除了擁有一副魔鬼身材外,還有一張小女孩臉龐的女人,其外貌年輕看不出實際年齡,彷彿只是二、三十歲的漂亮女人。

吳姐的第一任老公大她 48 歲,結婚不到一年,丈夫就撒手人寰,成了寡婦。膝下無子,吳姐繼承了老翁龐大的遺產。  

33 歲的吳姐,步入了第二段婚姻。這次維持了較長的時間,如果不是來了小三,弄了個七年之癢;也許,兩個人的婚姻,還是相安無事的狀態。更讓吳姐受傷的是,老公外遇的對象是個年過 60 的歐巴桑。

「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在經歷過兩段婚姻後,吳姐有了這樣的體認。

那什麼是一段半年卻無結果的同居關係呢?

無結果的同居關係

「所以,這些保險套都是你弄的?」

一拉開,保險套被戳得一個洞一個洞的;不太像保險套,有點像灌壞了的糯米腸。

「我們同居半年了,難道妳不想要有孩子嗎?」

「這個問題,已經討論過很多次,我不想有拘束。」

「妳得換個立場想,我是家中的獨子,有傳宗接代的壓力。妳說妳不願意再結婚,這個我同意,也不想勉強妳;畢竟,結婚證書只是張紙,沒有任何實質的意義;而小孩是妳我愛的結晶啊。」

吳姐搖搖頭。

「如果你堅持要有小孩,我只能選擇結束這段關係。」  

前面有提到,吳姐繼承了龐大的遺產;登記在她名下的房子有三間,全部都位於台北市的精華地段;每個月光收房租,就能讓吳姐衣食無憂。可以說是名符其實的包租婆。

吳姐沒有小孩,一間位於信義區的房子,是她專門用來養寵物的。

她在那個房子裡養了六隻狗、六隻貓、兩隻小白兔、一缸子的魚和一隻烏龜。

基本上,吳姐沒有在工作;不過,三年前她開了一間店,名字叫做「7 號咖啡屋」;她絕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那。

關於這名字的由來,純粹只是聊天得來的靈感。

「Peter,你會不會覺得我很閒?」

「會嗎?我覺得還好。」

「那你認為我該不該找些事情來做?」

「嗯,妳的咖啡煮得很好喝,可以考慮開間咖啡廳。」

「ㄟ,這主意不錯,那咖啡廳要叫什麼名字?」

「我對取名字這事沒什麼研究。」

吳姐認真地思考了一會;這是很難得的,通常她都處於恍神、放空狀態。

「你的幸運數字是多少?」

「什麼?」

「Lucky Number 。」

「我不太在意這個。」

「什麼都不在意,難怪你到現在還交不到女朋友。」

「這有關係嗎?」

「不管啦,隨便說個數字也好。」

「那就 7 號吧。」

「Lucky Seven,這不錯,就它了。」

其實, 7 這個數字,對 Peter 來說是有意義的;這是他在大學時期的初戀女友 Tina 最喜歡的數字。

沒多久,咖啡廳開張了,大大的招牌寫著「7 號咖啡屋」。

 7  號咖啡屋也是單身宿舍成員除了宿舍大廳外的第二個聚會基地。  

第一位房客  

Peter 可以說是單身宿舍的第一位房客。他是臺灣大學法律系畢業的高材生,還曾在美國哈佛大學深造。大學時期, Peter 便住在單身宿舍;在他陸續取得碩、博士學位後,才又回到這宿舍住。  

Peter 是萬業事務所明星級的律師,專長為商標法、公平交易法、著作權法、專利法、勞動基準法、消費者保護法、公司法、公寓大廈管理條例、民事事件、刑事事件、行政訴訟、國會遊說。
 
萬業事務所是由鄭明昕律師所創立。

鄭明昕是 Peter 的大學時期的學長。在 Peter 學成回國後,便邀請他加入萬業事務所。

而處理吳姐的離婚訴訟,就是 Peter 在萬業的第一個案子。

「這方面不是我的專長,妳還是找別人吧?需要律師的話,我可以幫妳介紹。」

「你不會連這點小忙,都要拒絕吧?你知道的,我身邊能相信的人不多,只信任你了。」

「我不是不願意幫妳,只是…… 一定要離婚收場嗎?」

「我跟他已經分居好一段時間;與其相敬如“冰”,不如好聚好散。」  

Peter 嘆了一口氣。

「在台灣,訴請離婚是有條件限制的,必須夫妻之一方符合民法一千零五十二條規定的情形,才能訴請離婚。」

1、重婚者;
2、與人通姦者;
3、夫妻之一方受他方不堪同居之虐待者 (不論精神上或身體上之虐待) ;
4、夫妻之一方對於他方之直系尊親屬為虐待,或受他方之直系尊親屬之虐待,致不堪為共同生活者;
5、夫妻之一方以惡意遺棄他方在繼續狀態中者;
6、夫妻之一方意圖殺害他方者;
7、有不治之惡疾者;
8、有重大不治之精神病者;
9、生死不明已逾三年者;
10、被處三年以上徒刑或犯不名譽之罪被處徒刑者;
11、除前列 10 點外之重大事由,難以維持婚姻者。  

洋洋灑灑地列出了十一項,看得吳姐眼睛都花了。

「你可不可以用簡單一點的方式說明…… 」

「簡單的說,分居時間的長短,並不構成訴請離婚的要件。」

「那,這一項呢? 除什麼……  之重大事由,難以維持婚姻者。」

「這得靠運氣,畢竟重大事由這標準很抽象,且妳提出的理由,是否足以說服法官相信婚姻已破裂到難以維持這地步;才有可能勝訴。」

「只要能離婚,什麼贍養費的,我都可以不要。」

「看來,妳是吃了秤砣鐵了心。」

吳姐用一種無可言喻的堅定表情,對 Peter 點點頭。

第一位女房客  

Sue ,是單身宿舍第二位房客,也是第一位入住的女房客。清華大學化學所畢業,她是恆生化工的分析研究員。同樣有著高學歷、高文憑,和令人稱羨的工作。恆生化工是永嘉集團旗下企業。

永嘉集團,事業版圖橫跨塑膠、紡織、石化、電子、能源、運輸、工務、生物科技、醫療、教育等領域。在資產總額、營收淨值、員工數等方面均獨占鰲頭,恆生化工、中和石化、長興紡織、南苯塑膠等四家企業是集團主要的獲利來源,被譽為「永嘉四寶」。

創辦人彭永嘉,白手起家,在最新富比士公佈的財產淨值三十八億美元,位居是年台灣第七。在企業界享有崇高的地位。年過 80 ,身體仍十分硬朗;妻為林惠敏,並育有彭明輝、彭明允、彭明齊三子與彭明玉一女。大部分的經營權都交給子女,自己則退居二線。

彭明輝,彭永嘉的大兒子,恆生化工的董事長。恆生化工主要是生產工業用合成樹脂及電子化學材料,產品有合成樹脂、電子化學品材料、光阻材料、電路基板、顯示器材料、特殊化學品、光學材料、太陽能相關材料、半導體相關材料。產品應用範圍寬廣,名列全國製造業百大之林。員工有 1800 餘人,研發人員約 240 人,素質整齊,為業界翹楚。說恆生化工是集團中的 Cash Cows 也不為過。

彭明輝為人霸氣,個性較為剛烈,底下的部屬多是敢怒不敢言。

彭明允就比較溫和,這跟彭永嘉的個性是較為相像的;不過,彭明允是彭永嘉的養子,並不是親生的。

他所負責的,是永嘉集團旗下的中和石化。石化工業是人纖工業的上游產業,供應人纖工業所需的原料,而穩定的原料來源是人纖工業健全發展的基本要件。在集團完成了由人纖、紡紗、織布、染整至成衣的紡織工業垂直整合後,即進一步投資上游人纖原料的生產,以掌握穩定的原料來源。石化是永嘉集團這幾年成長最快的產業,而身為負責人的彭明允,居功厥偉、功不可沒。

彭明玉負責長興紡織,他的老公石本章是公司老臣,夫妻二人一起努力,也讓彭永嘉感到放心。

彭明齊並未接手集團旗下的任何事業;他是個醫師;對他而言,管理公司是件麻煩的事,也沒什麼興趣。

南苯塑膠是集團最早成立的公司,永嘉就是以此發跡的。可是在交棒之後,這幾年的名聲似乎大不如前。林明陽,也就是林惠敏的哥哥,是個好高鶩遠的人;彭永嘉擔心南塑會因此被敗掉。


不過, Sue 是個不折不扣的「魚乾女」。

魚乾女 (又譯作乾物女) 指的是一群對戀愛提不起勁,認為很多事情都很麻煩而湊合著過的女性。這個名稱源自日語對魚乾的稱呼干物,意思接近的詞語有喪女與敗犬等。


健身中心教練

身材魁武加上健談的個性,讓 Jason 身邊總是圍繞著許多異性。為了維持業績,懂得聆聽和溝通,比教運動還重要。從粉領族到學生妹都是他的客戶,也都是他的朋友。她們都很喜歡 Jason 。然而,就算一對一的面對學生,或是一起激昂的運動又放鬆談心,卻絲毫不用擔心會有火花產生;因為 Jason 喜歡的是男生,他是男性同性戀者。

正誼是他和兩個朋友 (Mark、Rain) 合開的健身中心。 Mark 和 Rain 也都是健身中心教練團的成員; Mark 比 Jason 小兩歲; Rain 更年輕,只有 26 歲。教練團共有 7 人,除 Jason、  Mark 和 Rain ,還有 Abner、James、George ,以及唯一的女性教練 Emily 。健身中心位於綺麗飯店的十樓,裡頭有多項室內和室外設施,包括:三溫暖、健身房、有氧舞蹈室、戶外溫水游泳池、美髮護膚沙龍等。

其實, Jason 有過一段婚姻。嚴格說起來,前妻 Alina 是個不錯的女人,而 Jason 也愛過她;可是,在 Jason 發現自己是男性同性戀者時,便毅然決然地結束了這段婚姻關係。只是 Alina 並不知道真正的原因為何。兩人的婚姻,只維繫了半年的時間,沒有生下任何子女。另外,有個不能說的秘密, Mark 就是 Jason 的親密愛人。這秘密只有 Peter 知曉。

一次偶然的情況下, Peter 在路上撞見了這一幕。

「 Peter ,我拜託你,請你不要說出去。」

「你是指喜歡男生這件事?」

「嗯!」

「我的確是有點驚訝,但這對你我之間的情誼,並沒有影響。」

「謝謝你。」

「可是紙包不住火,大家終究會知道的。」

「這我曉得,我只是需要時間,我還沒心理準備,讓大家知道這事。」
 
雖然如此,但 Mark 並不是一個對感情忠貞的人;除了 Jason ,女性教練 Emily 也是他交往的對象。他甚至想跟 Jason 攤牌,和 Emily 共結連理。

拜金女、混血兒、女強人  

Sarah ,因出身貧窮、所以性格有些拜金。服裝設計系畢業的她,並沒有固定的職業;她可以同時做三份以上的工作,是個專業的兼職者 (Professional Part-Time) ,簡稱 PTT 。她最大的願望,就是嫁給有錢人;然後,開間屬於自己的店,裡頭賣的全是自己設計的服飾。

台、美混血的 Michael ,是傑西美語補習班的 English Teacher 。擁有俊俏臉龐的他,並不喜歡自己的樣貌,更討厭人家用“混血兒”來稱呼他。

他暗戀同事 Alice 四年,始終沒有勇氣和她告白。

 Angel ,是華南銀行副理,台灣大學財金所畢業。看似女強人的她,卻也有著不為人知的過去。 她是 Peter 大學時的學妹,兩人皆是畢業於台灣第一學府,只是分屬於不同的學院;法律系為法律學院,而財金為管理學院。在一次舞會中,對彼此留下深刻印象,也互留了聯絡的方式。即使 Peter 在美國留學,也都還有在聯繫。

萬業事務所

鄭明昕:「 Peter,你來得正好,我有事要找你。」

「學長,找我有什麼事?」

「你知道恆生化工嗎?」

「是說永嘉集團旗下那個恆生化工?」

「對!」

「印象中,就是個大財團。」

「我知道你對這種大財團沒什麼好感,只是往後將會有非常頻繁的接觸。」

「什麼意思?」

「我們事務所將成為恆生的“法律顧問”。」

「所以?」

「你是個公私分明的人,更何況這方面是你的專長,沒有人比你更適合了。」

「知道了。如果沒別的事,我先離開了。」

「喔,對了,還有件事…… 」

「嗯?」

「剛有個說是你學妹的來找你。」

「我學妹?」

「好像是叫Angel…… 」

「那她有說什麼嗎?」  

「說是四點,約在一個叫做“7號咖啡屋”的地方。」

「哇,學長,你怎麼不早說?現在都快四點半了…… 」

7號咖啡屋

  「吳姐,不好意思,請問…… 剛有人到這找我嗎?」

  當Peter趕到咖啡屋時,已經四點四十五分了。

  「找你?沒啊,本來我是想介紹新的房客讓你認識,結果找你半天都找不著,手機也不接;你的手機到底用來幹麻;裝飾用,還是擺好看的?」

  「對不起,我今天有庭要開。」 

  「所以,手機就沒開…… 這倒是個好藉口。」

  「我是說真的。」 

  「好啦,要喝什麼,照舊?」

  「嗯,拿鐵;那…… 真的沒人找我?」

吳姐沒做回應。

「這是你的拿鐵。」

「吳姐,妳的拉花技術,真的是愈來愈純熟了。」

「少拍馬屁了。」

「吳姐,妳應該知道,我很少稱讚別人的。」

「廢話少說,今天會有位新房客入住,一些後續的動作,就再麻煩你囉。」

「新房客?」

「是啊,這樣就齊了。」

「齊了?」

「那棟房子我隔了六個房間,她是“單身宿舍”的最後一個房客。」

「單身宿舍?」

吳姐點點頭。

「新房客是男的,還女的?」

「女的,這樣宿舍就正好三男三女,而且她是單身,你和其他人也都是。」

「所以叫“單身宿舍”?」

「如何,這名字不錯吧?」

「我比較怕這會成為魔咒。」

 

創作者介紹

彼得的痞客國度

奶茶 (彼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