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記得婕媛出殯那天,森祐曾說過的話嗎?』
 
『說過的話?』
 
『好像他早就知道這件事,只是故意不說出來。』
 
『對!我想起來了。森祐老師把婕媛出事的日期記得非常清楚,如果不是心裡有鬼…… 』
 
『現在我們只能靜觀其變,等森祐自己把狐狸尾巴露出來。我相信這也是家駒目前的打算。』

 
結束了家教的課程,家駒獨自一人來到了凱悅飯店的門口。
 
『該不會要我一個人到804號房吧?』家駒喃喃自語著。
 
一位身穿黑色西裝的人朝家駒的方向走去。家駒一眼便認出他就是早上開紅色跑車的那個人。
 
『您好!現在的時間正好兩點。Boss已經在房間等待,請跟我來。』
 
家駒隨著這位身穿黑色西裝的中年人來到了804 號房的門口。中年人敲了兩聲門後,便聽見裡面應門的聲音。
 
『門沒鎖,進來吧!Stephen。』
 
一進門,家駒看到一個身穿藍色西裝、頂著一頭金髮的人坐在屋內的沙發椅上。
 
『請坐。』
 
家駒坐在只有一個位置的沙發椅上。
 
『我先自我介紹,我叫應修齊。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找你來嗎?』
 
『應修齊?你就是…… 當年和葉楓學長齊名,重鎮中學畢業的應修齊。』
 
應修齊含蓄地點點頭。
 
『很榮幸見到您。以前只能在報上看或聽到您的消息,知道您是世界知名的法國號手,沒想到今天能夠親眼見到…… 』
 
『嗯!多謝你的抬舉。不過,你我之間的客套話就不用多說了。我今天找你來,主要是要和你談合作的事。』
 
『合作?我不懂您的意思。』
 
『你應該知道我這次回國的目的是為了接手重鎮中學的管樂團,所以希望能和你一起合作。』
 
『您的意思是要我到重鎮中學去?』
 
『沒錯!』
 
『這…… 為什麼要找我呢?』
 
『因為我需要像你這樣的優秀人才。如果我們一起合作,相信會很愉快的。在全國比賽中也會有不錯的成績。』
 
『和您聊天的確是件很愉快的事。不過,關於要合作的事,恐怕…… 我不能答應您。』
 
『理由呢?』
 
『因為我即將接手第二中學的管樂團。所以…… 很抱歉!』
 
『據我所知,第二中學管樂團目前的狀況並不好,就連參加全國管樂比賽的資格都沒有。你確定要接手?』
 
『也許它目前並不被看好,但接手第二中學管樂團是我的責任,我是不會逃避的。您的好意我非常感激,可是我只能說我心領了。』
 
『你應該知道重鎮的管樂團在目前的高中組中是最被看好的,尤其是今年又有挑戰史上第二個三連霸的機會,難道你不想試試嗎?』
 
『坦白說,我並不在乎什麼三連霸。就算達成了史上第二個三連霸,對我來說也沒有任何意義。我只知道我是第二中學畢業的,我有責任要將它“復興”。不管結果是如何,我都會全力以赴的。』
 
『其實,我是聽葉楓說他有個非常優秀的學弟叫做陳家駒。想來見見他到底長什麼樣子,如今卻讓我非常失望。』
 
家駒並未回應應修齊的這番話。
 
『怎麼不說話,難道你真的認為憑你一個人就可以將爛泥中的第二中學管樂團拉起來?』
 
『也許你說對了一件事。那就是現在的第二中學管樂團就像爛泥一樣,狀況非常的不好。不過,我並不是一個人孤軍奮戰。因為我還有很多師長、好友的支持。我深信第二中學管樂團會浴火重生的。』
 
『這麼說…… 你是拒絕這個提議囉?』
 
『很抱歉!』
 
此時的應修齊大笑了起來。
 
『葉楓啊,葉楓!沒想到你這麼優秀,連教出來的學弟都這麼有骨氣。好,我欣賞你。不枉我打老遠從北部下來,好樣的!』應修齊拍著家駒的肩膀。
 
『您…… 』
 
『我早就知道你不會答應,只是故意用這樣的提議來試探你。我相信葉楓不會看錯人的,現在我愈來愈期待和你交手的那一天了。』
 
『謝謝,我也這麼希望。』家駒回答。

 
宏彬老師帶著家駒、英吉、有珍來到了縣內的鳳陵國中。
 
鳳陵國中的管樂團是屬一屬二的強隊,在指導老師張逸楠的長期指導下,具有一定的實力與水準。不過,這幾年在仁愛國中的強勢崛起下,只能屢屈第二。正因如此,指導的張逸楠老師已經做好要辭去教練的準備。在宏彬老師的強力推荐下,張逸楠打算將棒子將給陳家駒。
 
所謂:『沒有三兩三,豈能上梁山?』鳳陵國中管樂團畢竟是張逸楠辛苦多年的地方,他怎麼可能隨隨便便地就把棒子交出去。於是,他想測試一下家駒的能力。
 
他把這次鳳陵國中管樂團要參加全國比賽的指定曲和自選曲交給家駒。並示意團內的學生指揮,要他帶領團員吹奏。
 
『由於指定曲昨天才剛拿到手,他們還沒練過;自選曲差不多已經完成了。』張逸楠信心滿滿地說。
 
鳳陵國中管樂團正在吹奏著他們這次的自選曲Appalachian Overture (阿帕拉契序曲)。不過,家駒對他們吹奏的好壞似乎不太在意。反而,把注意力集中在手上的兩套譜。
 
此時的張逸楠也看出家駒並未仔細聆聽鳳陵國中的吹奏。雖然,他的心裡很不是滋味,但他也裝做沒事般,直到曲子結束。
 
鳳陵國中管樂團的實力,讓宏彬老師ㄧ行人都抱以熱烈的掌聲。只有家駒一人默默地看著手上的譜。
 
『不知道你對我們團的演出有何評價?』可以感覺得到,張逸楠準備測試家駒是否有能力接手鳳陵國中管樂團。
 
家駒仍未出聲。
 
『家駒…… 張老師在跟你說話呢?』英吉用手肘頂了一下家駒,小聲地說著。
 
『我?』
 
『家駒,長輩在跟你說話,怎麼可以裝做沒聽見呢?』一旁的宏彬老師趕緊回答。
 
『不好意思…… 不過,我對仁愛國中所選的曲子蠻好奇的。您知道他們自選曲是哪一首嗎?』家駒絲毫不把張逸楠的問題放在心上,反倒是提出了另一個無關緊要的問題。
 
這個問題讓在場的人都傻了眼,包括兩位資深的管樂指導老師,誰都不知道家駒葫蘆裡到底賣了什麼藥。
 
『據我所知,他們的自選曲好像是And The Multitude With One Voice Spoke (萬眾一聲)』張逸楠回答。
 
『哇!這可是高難度的曲子。』英吉頗為讚嘆。
 
『嗯,的確是很難詮釋的曲子。』連宏彬老師也感到吃驚。
 
『你…… 怎麼會突然提出這個問題?』張逸楠問。
 
『看來張老師是被他們所選的自選曲影響了。』
 
『影響?我不懂你的意思。』
 
『如果只是為了利用曲子的難度來拿高分,很顯然地仁愛國中在氣勢上又比鳳陵國中要高出了一截。』
 
『你的意思是說…… 我們這次的比賽又註定輸給仁愛國中?』
 
『不!我的意思是您選了一首非常不適合貴團的曲子。』
 
『不適合,你是認為他們吹得不夠好?』張逸楠疑惑地問。
 
『嗯!不是這樣的。該怎麼說呢…… 』家駒的表情顯得有些為難。
 
『沒關係,把你所聽到的都說出來吧!』宏彬老師拍著家駒的肩膀說著。
 
『好的!這是一首標準快、慢、快曲式的管樂曲,結構嚴謹、色彩鮮明。一開始整個樂團奏出的第一句,就是樂曲的主題句。接下來,由Horn和Euphonium點出主題,木管再反覆旋律,與低音部開始愉快的對話。重點來了,這裡的低音部門沒辦法撐起高音的旋律。整個樂團的“平衡”,顯得雜亂而無章。再來轉調的部份,第一主題再現之後的小號、Flute、Horn的Solo必須將這段旋律推到最高潮,其聲勢可以再誇張點;最後由Flute及Tuba將樂曲帶回到本曲首段,緩緩地奏出餘韻,做出完美的結束。這裡可能因為氣力放盡的關係,各聲部的音準都偏掉了。』家駒有條不紊地回答著。
 
『我一直以為你都將注意力放在樂譜上,沒想到才短短幾分鐘的時間,你就將他們缺點全部點出,真是厲害!』
 
『其實,貴團的問題也是大部分學生樂團會犯下的錯誤。主要還是在於低音部。整個管樂團的聲響效果應該呈現“金字塔”的形狀,底層的面積應該是最廣,這方面低音部的基本功要再加強。』家駒客氣地說。
 
『這也是我最擔心的。』張逸楠搖搖頭。
 
『如果能夠選擇較適合的曲子,那是最好的了。』
 
『距離比賽只剩下一個星期,你該不會想換曲子吧?』
 
『不!臨時換曲子是一大禁忌。若非有十足的把握,最好不要這樣做。』家駒急忙阻止。
 
『那你的意思是…… 』
 
『如果我的推斷沒錯,仁愛國中這次的指定曲應該會選用由A.Reed改編的Funiculi,Funcula,那我們就反其道而行,選擇由Brion改編的Semper Fidelis。我想,這次的指定曲將會是決定勝負的關鍵。』家駒神情篤定地說。

 
美國廢除奴隸制度已經有百年之久,僅管美國是世上第一個民主共和國,但在二十世紀初,黑人的公民權卻尚未明朗化,而白人的歧視行為也仍未消減,這確實是美國歷史上的一個毒瘤。
 
仁愛國中這次的自選曲就是根據這樣的史實所創作的,曲名是And The Multitude With One Voice Spoke (萬眾一聲)。故事是在描述主角金恩博士(Dr. Martin Luther King)自小生長在美國南方的家庭,深受白人種族歧視。他受到甘地在印度獨立運動時「非暴力運動」的啟發,使得他後來在爭取黑人公民權運動時,即以“非武力直接運動”為號召,並於一九五五年在阿拉巴馬州蒙哥馬利城,成為抗議種族歧視人們的代言人。在1963年時,金恩博士在林肯紀念館前發表了一篇憾動全世界的演說“I Have A Dream.”當時聚集了二十五萬的美國黑人來參加這場March on Washington的活動。金恩博士說道:『我的夢想是根源自美國的夢想。我夢想我的兒女將來所處的國家,是一個不比膚色而以個人內涵評斷一個人的國家;是一個黑白男女孩可攜手、視彼此為兄弟姐妹、可齊步走的國家。』透過了電視等等大眾媒體,金恩博士真誠的演說感動了全世界的人們。自此,美國重新立法制定了美國公民權法案(The Civil Rights Movements)。

『此曲的作者是James L. Hosay,他在曲子中加了很多錯綜複雜的節奏變化,象徵來自不同地方的人們心中交錯的情感,同時他也加重了打擊樂器的部份,使整首曲子更顯現出其律動感。』林森祐正在對仁愛國中管樂團的成員們講解著曲子的大綱。

『老師,這曲子的等級會不會超過我們現有的能力了?』開口說話的是仁愛國中管樂團的社長王怡芳。是個女生,個子雖然小小的,卻十分有領導的能力。在樂團中擔任豎笛首席一職,林森祐對她可說是疼愛有佳。
 
『你們知道老師為什麼會選這首曲子當自選曲嗎?』林森祐笑著問。
 
所有的團員都很有默契地搖搖頭。
 
『往年我們之所以沒辦法在全國大賽中發光發熱,就是因為我們的曲子不能讓評審有耳目一新的感覺。我個人非常喜歡Hosay這位作曲家,我也相信這曲子一定能讓我們拿下最好的成績。』 林森祐顯得信心十足。

 
地點仍是在鳳陵國中管樂團的練習教室。管樂團的成員在吹奏著Appalachian Overture (阿帕拉契序曲),而家駒站在前面擔任指揮,將曲子做最後修飾的工作。
 
修曲子是件不容易的事。一首曲子要有個大概的雛型很容易,但要將譜上所有的記號全都表現出來,不只是關係到各成員的演奏技巧,還包括更廣的層面。如何讓演奏者再加入自己的感覺,這是家駒覺得最困難的地方。
 
『這邊…… 沒錯!就是這裡。想想看怎麼樣才會有行如流水的感覺,整體的默契是非常重要的。低音部一定要把高音的主旋律完全襯托出來,你們…… 才是幕後的英雄。』家駒中止了練習,並將指揮棒指向低音聲部的成員。
 
這句話和誇張的肢體動作,讓鳳陵國中管樂團的所有成員都笑了。
 
家駒的要求雖然嚴格,但幽默、親切的帶團方式是成員們從未接觸過的。幾分鐘的時間,他們把自選曲詮釋的更加完美了。
 
一旁的張逸楠頻頻點頭,並小聲地對宏彬老師說:『我想,我可以放心的退休了。』
 
看著家駒的身影,宏彬老師感到十分地安慰。他知道他沒選錯人,家駒就是他未來的接班人了。

 
今天是重鎮的大日子。一大早,所有的師生集合在大操場上。他們正在等著一個人,這個人就是應修齊。
 
司令台的旁邊就是全國最著名的高中管樂團 — 重鎮中學管樂團。身穿具歷史性的橘色校服,每個成員看起來都非常神氣。
 
沒錯!應修齊將在葉秘書長的邀請下,正式接手重鎮中學的管樂團。昔日的「北重鎮、南二中」的對決號角聲,也因為應修齊的決定而展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奶茶 (彼得) 的頭像
奶茶 (彼得)

彼得的痞客國度

奶茶 (彼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