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請多指教。」她的微笑看起來總是那麼樣的甜美,讓人覺得很舒服。

牆邊掛了一些畫。老實說,我很喜歡欣賞別人的畫,但對畫的認識不深,只能算小學生的程度,或者該說連小學生都不如。我記得在國中的時候,每次遇到上美術課,就是我最煩惱的。因為我實在是個沒藝術天份的人。舉凡水彩、沙畫、油畫、國畫,甚至是家政、木工……我是樣樣都不行。每個禮拜的美術課,老師規定的作業,我幾乎都無法完成,總是要拖到學期末,才跟老師商量,用幾幅素描來抵成績。其實,我素描也畫得不好,但起碼是我唯一可以用來交差的工具。

我走到牆邊,看著壁上的畫。

「這是版畫。怎麼?您對這有興趣嗎?!」老闆娘將三杯已經做好的飲料放置在桌上。

「我對這些是外行。不過,還蠻喜歡看別人的畫作。」

「嗯,這些都很不錯。」誠奇站在我身後,讚許著牆上的作品。

「你懂什麼是版畫嗎?」威平問。他喝了一口紅茶。

「這有什麼難的,這一定是像畢卡索那樣大師級的畫家畫的嘛!」

「噗……」威平將喝入口中的飲料吐了出來。

「大哥,人家都說這是版畫了,你還在畢卡索……」

「還不都一樣。反正,就是個畫家唄。」誠奇反駁著。

「他應該是印象派的畫家,跟版畫無關吧?!」跟誠奇最Machi的祥輝也吐嘈著。

「他說的也沒錯。畢卡索也畫過版畫唷。」老闆娘笑著說。

「你們看,我就說吧……」

「這樣你也能矇對……」 大夥笑成一團。有的時候,我蠻佩服誠奇的。他是那種,不管你說什麼,他一定有辦法跟你說的毫無相關(類似:你說東他說西的意思);可是,你們一定有辦法溝通。

Picasso(畢卡索)是二十世紀最負盛名的藝術家,相信大家對他都不陌生吧?!

畢卡索,一八八一年誕生在西班牙南部的一個小鎮,從七歲起就開始作畫了。畢卡索的父親是畫家,亦是鎮上美術館的館長並兼任美術教師。畢卡索總是能巧妙地運用各種不同的素材來創作多種不同的畫風,除了油畫還有雕塑、版畫以及陶器,是開創現代藝術的領先者。

「我還是不太懂“版畫”這玩意兒,能請妳幫我解說一下嗎?」我對畫的確是蠻好奇的,但我真正好奇的是……

「版畫算是一種通過“印刷”手段產生的視覺藝術形式,和其他視覺藝術所不同的是,它是通過版面的反轉或者漏透而製作的,也可以說是具有間接性和複數性的藝術作品。」

「印刷?」

「就印刷原理來說,它分為凸版印刷,平面印刷,凹版印刷和漏孔印刷。凸版是將版面不需要的地方挖刻掉,在凸面打上顏色,印刷所得到的就是凸版上面的形態,像是木版刻、尼龍版和膠版就是屬於這種工藝;凹版則是通過刻劃、腐蝕等等手段將版面處理以後,打上油墨以後再將版面凸面的油墨擦去,保留版面凹部的油墨,印刷所得到的就是凹部的形態,通常銅版、鋅版畫就屬於這類;平面印刷版畫是在版面上面用特製材料塗繪出圖形以後,經過化學處理使版面圖繪的形態浮現出來再通過打墨印刷以後得到;滲透版印刷就是使用特殊感光材料塗在網版上,通過化學處理將圖形部分在網版上面形成空漏,通過網目的孔將油墨透印在紙張或者其他材料上面,和前面三種不同的是網版的圖形和印刷得到的圖形方向都是一樣的,而其他版種版面上的圖形則與成品是左右顛倒的。」

「這畫的材質是……」

「這是石版畫,店內最多的就是這種。」

「隔壁這幅……也是版畫嗎?」

「是的,這是銅版畫。是世界知名的版畫家Dario Manini的作品,畫的是蘭花。版畫除了石版、銅版可以當做畫畫的媒介外,比較常見的還有木版,以及絲綢版畫。」
 
Dario Manini,1946年生於米蘭,是義大利的知名藝術家。

「絲綢版畫?」

「是啊!絲綢版畫將畫轉印到紙上或其他承印物上的作品。絲網版畫創作有其自身的特點,其基本程序是先利用刻、畫、復印、照相等手段,將圖像留在透明紙或膠片上,再將其置於曬版台上,並將涂過感光膠的網框壓在上面,然後開燈感光。經過感光的絲網還要在水池沖洗,這樣便將能通透的圖像留在絲網上,制版過程就完成了,接下來便可用絲網油墨刮印。制一次版一般只能印一種顏色,所以一幅絲網版畫要多次套印才能完成。」

「聽起來好像很複雜,不太容易的樣子。」
 
一連看了十幾幅版畫,裡頭有Jean-Baptiste Valadie、Georges Laporte、Raymond Poulet等名家的作品,雖然我都不認識他們,但純欣賞的感覺還不錯。

「文儒,你的東西來了,先吃飯吧……」

我必須承認:我對雅堤的確是存在著好感的,不管是這個地方;還是這個令我感到好奇的女孩。

她不算長得特別漂亮,應該算是清秀;對於某些事是很精明的,但對於大部分的事物,她可以說是一竅不通,可要說她是生活白痴,似乎也太過分了一點。

我想,我慢慢喜歡上了她;她對我應該也是有好感的。總之,我們之間的距離愈來愈近。就這樣,認識兩個月之後,我們很自然地變成了人們口中的男女朋友。
 
我想,吸引我喜歡上她的第一件事,就是腳踏車。有天,我開著車準備回內埔,碰巧遇到雅堤;本來我沒認出是她,直到經過並確定是她,才開口打了聲招呼。
 
「嗨,準備要去店裡嗎?」
 
「對,你怎麼知道……」
 
「其實,我一直都有在注意妳。」
 
「所以,你該不會想偷偷跟蹤我吧?」雅堤笑著說。

剛開始,我只是覺得她是個很單純的女孩;家住小港的她,一個人在屏東創業,開了一間咖啡廳;認識一段時間之後,知道她是單親家庭,父親前幾年就因病過世,母親獨自撫養三個兄弟姊妹;除了她之外,家中還有一個姐姐和哥哥,她是家中的老么。
 
騎腳踏車?這有意思。都開咖啡廳當老闆了;居然還得踩著腳踏車通勤?
 
我和她第一次出去,是去聽音樂會(如何,很高級的約會場所吧?!)。
 
聽音樂會那天是10月26日,我把這天當成是“交往紀念日”;隔沒幾天,我們相約一起去看MTV,那是10月30日,對雅堤來說,我們的“交往紀念日”是這天;這是認知上的問題,我一點都不介意,雅堤也是。
 
坦白說,我很喜歡看她笑。為此,我還寫了一首歌,歌名叫做《初戀》。
 
-初戀-
 
妳的笑容,像天使一樣動人;
總時時刻刻牽引我的心。
一顰一笑,讓我不知所措,
就像是盛開的花朵。
 
妳的長髮,像微風一樣吹過;
害我不知不覺像著了魔。
一舉一動,讓我又喜又樂,
喜歡妳打從內心喜悅。
 
這是我的初戀,
想昭告世界,
表達心中所有對妳的思念;
給妳的承諾,立下的誓言,
字字句句不會改變。 這是我的初戀,
想昭告世界,
表達心中所有對妳的思念;
甜蜜的感覺,用心的體會,
才能擁有這一切。

「關於咖啡有兩種傳說,你知道那是什麼嗎?」雅堤將泡好的咖啡放置在我面前。

時間是半夜的一點三十分,她知道通常這個時候的我,眼皮已經撐到了極限,都會貼心地弄杯咖啡給我。

「謝謝!我只知道妳煮咖啡的樣子很迷人,那濃郁的香味,讓人不禁豎起大拇指。」

店裡頭只剩我們兩個人,她坐在我旁邊的椅子上,並傾靠在我右肩。

「傳說咖啡已有幾百年的歷史了,據說在六世紀時,在衣索比亞有個牧羊人卡爾迪(Kaldi),有一天在牧羊的時候,發現飼養的羊隻活潑亂跳,後來他發現原來牠們吃了一種灌木樹的紅色果子,他也很好奇的摘了一些來吃,竟然也一起活潑亂跳了起來,後來他把果實分送給修道院的僧侶,讓他們在晚上祈禱時避免睡著,保持清醒。而關於這個故事隨著他們流浪,便漸漸傳開來,從此以後便拿來做為提神藥,且頗受醫生的好評,這種果實就是現今的咖啡豆,而所有的歷史學家也都似乎同意衣索比亞是咖啡的誕生地。」

「哦,那另一個傳說又是什麼?」

「傳說在西元1258年,有位因為犯罪而被驅逐出境的酋長雪克.歐瑪爾,流浪到了一個離故鄉摩卡很遠的地方,這地方叫做瓦薩巴(位於阿拉伯)。當時,他因為飢餓走不動而坐在樹下休息時,一隻鳥用一種他從未聽過且極為悅耳的聲音啼叫著,他仔細地看著那隻鳥,他發現鳥是吃了樹上的果子之後,發出那樣美妙的聲音來,於是他便把樹上的果子都摘下來,並放到鍋中加水熬煮,竟然漸漸發出濃郁的香味,他喝了之後覺得很好喝,且也感到很有精神,從此只要遇到生病的人他就煮這種湯給他們喝,由於他四處行善,家鄉的人就原諒他讓他回到摩卡,並尊為『聖者』。」

「那妳相信哪一個傳說呢?」

「我兩個傳說都相信……」雅堤笑著回答。

「兩個都相信?」

「嗯嗯,那你呢?」

「說真的,我兩個都不相信。」

「那你還聽得那麼入迷…… 」

「但妳的故事說得很好聽,泡得咖啡也是一級棒,所以很吸引人嚕。」

「又在胡說八道,不理你了啦……」
 
雅堤想起身,卻被我一把拉住。我將她抱在懷裡,捨不得將她放開。

「其實,你用不著每天過來陪我,看到你每天得拖著疲憊的身子,就為了等我,我還蠻擔心的。」

「不用擔心,只要妳肯在妳閒暇之餘,幫我泡杯咖啡,讓我可以提提神,再晚我都可以撐得住。」

「嗯……那你想不想學煮咖啡?」雅堤想了一下才說。

「真的嗎,妳要教我煮咖啡?」
 
這個提議簡直是讓我的睡意全消。我是個非常喜歡喝咖啡的人,不管什麼樣的咖啡都愛,哪怕只是“雀巢三合一”,我也會覺得那是最棒的提神飲料。
 
市面上,咖啡的沖煮,大概有義式濃縮、手沖單品、虹吸壺、摩卡壺等。
 
義式濃縮,就是一般說的“濃縮咖啡(Espresso)”,它是最快速的一種萃取方式,所使用的器材也是最昂貴的;優點的話,當然就是“快、方便”,一杯大概30秒的時間就能完成,連鎖咖啡廳多半都是用這方法;缺點剛也有提到,器材較昂貴,且較無法表現出咖啡豆的特性。
 
手沖咖啡萃取的速度也是快,可是影響的因素多,像是水的流速、水溫、咖啡粉顆粒,甚至是用的器具,都會有影響。不過,手沖咖啡迷人的地方,也就是在不同條件下沖泡出來的咖啡,風味都不一樣。不同的咖啡豆,所對應的條件也不盡相同。
 
還有一種是“濾掛式咖啡”,它算是“手沖咖啡”的迷你版。如果覺得“手沖咖啡”太麻煩,要注意的事項太多,那“濾掛式咖啡”就是較方便迅速,價格也便宜的方式。
 
摩卡壺,又稱為“爐頂義大利咖啡壺”。它裡頭有三個隔間:一個裝水、一個裝咖啡粉、一個裝煮好的咖啡。特點是方便攜帶,出外旅遊、隨時隨地都可以來上一杯;濃度介於“義式濃縮”跟“虹吸式咖啡”之間。

「這是“虹吸式咖啡”沖泡器,主要原理是利用加熱下部瓶內的水,使之沸騰產生氣壓,沸水經玻璃管壓入上層煮咖啡,降溫後使下層呈類似真空狀態來吸取已煮好的咖啡,用中間的濾紙來過濾咖啡渣。」

「我先前在《香醇咖啡》這本書上看過這玩意兒,會很難使用嗎?」

「這種“虹吸式咖啡”沖泡器和其他過濾器不同,重點在使咖啡能與沸水完全溶合,過程中必須使用竹匙在咖啡粉的沸水中攪拌,需注意研磨顆粒大小,磨的太粗溶的速度慢,味道會不夠,磨的太細,味道會太苦、太酸。不過,這種煮咖啡方式若技巧成熟,可煮出具有個人風味的咖啡,但缺點是比較花時間。雅堤這裡,幾乎都是用這樣的方式。我現在煮一次給你看,你要看仔細唷。」

我十分認真地看著雅堤的動作。不知不覺地,我竟深深地被吸引住。不是因為咖啡的濃郁,那時候也還聞不到咖啡的香,是因為雅堤熟練又專注的神情,這也許就是開咖啡廳的人所專屬的驕傲吧!

「好囉,怎麼樣,有學起來嗎?」

「可以讓我試試看嗎?」雅堤先是猶豫了一下,不過最後她還是答應了。

「這樣應該差不多了……」在雅堤的指導下,終於弄好了。

我喝了一口自己煮的咖啡,雖然不像雅堤泡得這麼好喝,但我還是很佩服自己學習能力。  

我們按照計畫,排了3天的連續假期,準備到宜蘭散散心。

宜蘭是我的故鄉,我在那邊出生,對那兒我有很深厚的感情。我記得小學的時候,每年的寒、暑假,父母親都會帶著我和老弟回去,記憶中那裡就是我們度假玩樂的地方。

外婆家就在宜蘭的頭城,這麼說其實還不算正確,因為外婆家的地理位置是更偏僻的。我這樣說好了:從屏東若要坐車回外婆家,不管是從西半部或是東半部;是搭北迴線,還是南迴線;轉車、換車是在所難免的。

「要去宜蘭,妳好像蠻開心的……」我問雅堤。

「當然嚕,你不開心嗎?」

「嗯。」我點點頭。
 
開心,當然開心。我之所以會帶雅堤一起回宜蘭,是因為她是我第一個女朋友,我想帶她去看這個我從小生長的故鄉,這個我記憶中最美麗的地方。

「宜蘭有什麼地方好玩啊?」

這可問倒我了,雖然我在宜蘭出生,但對於宜蘭卻是相當陌生的。我差不多在滿月大的時候,就被帶回屏東扶養,反倒是我弟待在宜蘭的時間,是比較多的。

「冬山河,那邊風景很漂亮……」

「真的嗎,我也聽說過那……」天知道,在宜蘭出生的我,根本沒去過冬山河,怎麼會知道那裡漂不漂亮?!但為了不要漏氣,也只好打腫臉充胖子了。畢竟,這次的出遊地點是我提議的。

趁著雅堤已入睡,我趕緊拿出上車才買的旅遊手冊來惡補。所謂:『臨陣磨槍,不亮也光。』希望到時候能派上用場。

火車上的冷氣似乎愈來愈強,看著雅堤身軀縮著,還不時地將身體移靠過來,我只好拿出旅行袋裡頭的大衣蓋在她身上。

「哦,謝謝。」雅堤稍微醒了一下。

「不好意思,吵醒妳了,很冷吧……」  

雅堤點點頭。

「我可以借你的胸口靠一下嗎?」雅堤的身子還是縮著的。

「好。」我將兩人座位中間的手把拉開,將雅堤的頭輕輕地倚靠在我的胸膛上,她也試著盡量將身體靠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奶茶 (彼得) 的頭像
奶茶 (彼得)

彼得的痞客國度

奶茶 (彼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