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意間得知屏北的管樂正式運作,這代表他們已經開始在為比賽做準備

從屏北去找張詠佑老師,希望張老師能帶他們去比賽;到我接下屏工,而屏工也想參加比賽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屏工和屏北年底縣賽的對決是免不了的

其實,我心情很複雜,認識張老師也好幾年了,雖不算深交也算熟識;張老師是管樂界的前輩,從他那我也學到很多東西。良性的競爭是件好事,我也把這當成是個歷練的過程

屏北上個學期的假日都會來屏工練習,兩校的管樂成員也培養出不錯的情感,相信年底的縣賽會相當有意思

開始進入掃墓的時節;客家人掃墓的時間,總是會提早一、兩個星期,這個禮拜六 (03/21) 是爺爺的;感覺時間過得好快,爺爺過世快一年了

這陣子,回到老家陪奶奶聊天時,總能感受到她心裡的孤單與寂寞。就像老媽常說的:爺爺走了,家裡似乎少了生活的重心

我好想爺爺,也有好多話想跟他說;這樣的思念,爺爺能感受到吧;我相信一定可以的

 
創作者介紹

彼得的痞客國度

奶茶 (彼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