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好像是因為我哥的關係,所以很反對我學音樂。』
 
『對了!剛有聽你們提到,原來妳還有一個哥哥,我還以為妳沒有兄弟姊妹呢。』
 
『嗯!我跟我哥差9歲,對他蠻陌生的,差不多在我八歲的時候,他就因為氣喘病發而過世了。印象中,他在音樂上的表現很突出,我父親很疼他。他高中的時候才接觸音樂,不到兩年的時間就拿下全國管樂比賽小號個人組的優勝,鋼琴也彈得很好,不像我什麼都不會。』葉琳以羨慕的語氣說著。

家駒突然覺得這個人學音樂的過程和自己很像,開始對他產生了好奇心。
 
『那妳一定崇拜他囉?』
 
『是啊!當初,就是哥教我彈鋼琴的。父親看我對鋼琴挺有興趣的,就另外請了一個鋼琴老師來教我。後來,哥哥去世,父親就把鋼琴老師趕走,不准我再碰鋼琴。』
 
『原來如此!妳說妳哥高中是學小號的,那他是唸…… 哪所高中呢?』
 
『這個我不太清楚,好像是縣內的學校。嗯…… 我只知道這所學校拿過全國管樂比賽團體組的冠軍,還曾創下三連霸的傳奇紀錄唷!蠻有名氣的,叫什麼名字呢…… 哎呀,我真的忘了啦!』
 
『妳該不會是說第二中學吧?』
 
『沒錯,看來你也是內行人喔!就是這所學校 ─ 第二中學。』葉琳高興地拍手叫好。
 
第二中學管樂團雖是人才濟濟,也培育出不少優秀的管樂精英,但在高中時期就能拿下全國管樂比賽個人組優勝的,也只有林森祐和後期的陳家駒、利英吉,還有一位就是……
 
『妳哥…… 叫什麼名字?』
 
『葉楓,“楓”是楓葉的楓。』
 
『什麼,葉楓學長是妳哥哥?』
 
『對呀!親哥哥。怎麼你認識我哥嗎?』
 
當家駒還是高一的新生時,葉楓就已經是第二中學的小號首席了。比家駒年長兩歲,是三年級的成員。高中二年級就拿下全國管樂比賽小號個人組的優勝,在這之前只有林森祐有這樣的能力,不過他是在三年級的時候拿到的,在時間上葉楓還比他早了一年。是二中管樂團的傳奇人物。

家駒沉默了許久。
 
『喂!我在問你話呢。』
 
『喔!其實,他是我的學長。不過,聽到妳說他是妳哥哥,我還真的蠻驚訝的。』

『你也是第二中學畢業的啊?』
 
『嗯!』家駒想起了第一次遇到葉楓的情形。


『學長好!』

『嗯,今年的新生挺有禮貌的喔。』葉楓笑著回答。
 
『你是學什麼樂器的啊?』
 
『法國號。』
 
『法國號,哦!這個樂器不太好學喔。不過,我相信你ㄧ定可以學得很好的。』說完又是笑臉迎人的模樣。
 
這就是葉楓,完全不擺任何架子,這也是家駒對他的第一印象。
 
可是就在那年全國管樂比賽的前夕,卻傳來葉楓氣喘病逝的消息。那年也是第二中學第二次拿到全國比賽的冠軍。
 
『如果葉楓學長還在的話,第二中學也許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家駒遺憾地表示。

看著葉琳似懂非懂的表情,家駒也就沒有再多說什麼了。


在國中組方面,仍是由仁愛國中的管樂團取得縣內的代表權,成績93.4分。仁愛國中已經連續三年拿下縣內優等第一的成績,指導教練也是林森祐。換句話說,林森祐在縣內所率領的兩所管樂團,已經連續三年同時包辦國中、高中組的優勝。

不過,在林森祐的心中所渴望的並不僅止於此,他希望能拿下全國管樂比賽的冠軍。他想藉此證明,就算不在第二中學,他還是有辦法拿下全國冠軍,而且是靠自己的能力。
 
可惜,這麼多年來,他一直沒能實現這個夢想。
 
實際上,這兩所學校都有一定的程度。可是每當到了全國大賽,其表現就變得荒腔走板,失去應有的水準。第一中學是如此,仁愛國中亦是。
 
林森祐左思右想,就是無法理解其中的原因。
 
『該是時候了吧?』林森祐這樣對自己說。
 
這兩所學校今年在縣初賽的成績,都是歷年來最高分。甚至,還打破了第二中學在縣內比賽的成績。
 
所以,林森祐對今年有著非常多的期待。

 
英吉終於回到家中,也見到了朝思暮想的有珍。他也把在病房中發生的事情,全部告訴有珍。
 
『這麼說…… 老師的病情已無大礙囉?』
 
『是啊!氣色看起來也很不錯。』
 
有珍目前是一位幼教老師,可是她對之前所學的樂器 ─ 長笛,卻未曾忘懷。除了自己會私下練習外,課餘的時間也有在教授學生,個人還是保有相當的程度。

『你說…… 老師要你和家駒回到第二中學,目的是為了要讓第二中學回到當年的水準嗎?』
 
『看起來好像是這樣。本來,我是對自己回到台灣後的前途,感到一片茫然。現在,我可有了新的想法嚕!』
 
『你好像很有信心。可是,第二中學這幾年變得很糟,管樂團的程度早就不比當年了。想要回到以前,可能沒那麼容易哦…… 
 
『我並不在意結果會如何。重點是能再和家駒一起努力,那一切就值得了。』

『要記得把我算進去唷!』有珍笑著說。
 

家駒才剛進入家門,家雯就趕緊衝上前去詢問。
 
『嗯!你有見到英吉大哥嗎?』家雯顯得有點不好意思。
 
『妳該不會只是要問我這個吧?』
 
『哎呀,你討厭啦!到底有沒有見到啦?』
 
『有!他看起來成熟了許多。』
 
『那…… 他有連絡有珍姐嗎?』

『我們大概是下午離開病房的,後來我就去上家教課囉!他現在應該跟有珍在一起吧?』
 
『嘿嘿!』家雯開心地走回客廳。
 
『什麼意思啊,我聽不懂妳在說什麼?』
 
『喔,沒事啦!』
 
『小古靈精怪!一天到晚不曉得在想什麼。』
 
家雯還是自顧自地笑著。
 
其實,家雯笑是有原因的。從小她就把英吉當作是自己的偶像,除了家駒外,英吉是她最崇拜的人。昨天,英吉打電話向她詢問一些事情,就已經讓她開心了一整晚。她還把撮合英吉和有珍在一起的事情,當成是最重要的任務。
 
家駒也很明白家雯的用心,只是故意取笑家雯罷了。
 

來到了第二中學的大操場,英吉想起過去在這裡的點點滴滴。
 
由於第二中學管樂團的社本部就在操場旁的那棟大樓,回到了母校,英吉也就不自覺地走到了這裡。
 
其實,那大樓是棟宿舍,而且還是女子宿舍。管樂社的本部是在宿舍的一樓,二、三樓才是學校提供給女住宿生住的地方。令人難以想像的是:在這隔音又差,佔地面積又小;練習時還會受到學校的阻擾、住宿生的抗議;尤其是假日練習時,還會引來附近住戶反彈的第二中學管樂社,竟是曾培育許多管樂人才的地方?
 
連英吉自己想起來,都覺得很不可思議。曾在國外留學的他,深深感到兩地學習環境的差異。不過,這裡卻是他在學習管樂的過程中,最重要的一個地方。
 
才剛走到大樓的門口,就見到一群人從裡頭衝了出來。
 
『有好戲看囉!管樂社的社長去籃球場找人“單挑”,結果弄到要下跪嚕。』有個學生跑進大樓大喊。
 
『啊,對不起!』英吉不小心碰撞到了某個學生。
 
『管樂社,籃球場,什麼意思?』英吉顯得有點吃驚,他拉住了其中一位女學生。

『對不起,請問…… 這是怎麼回事?』英吉指著衝出來的一群人。
 
『喔,聽說是有人到管樂社“嗆聲”,他們的社長氣不過,就去籃球場找人理論囉!』
 
『沒別的事了吧?哎呀!別妨礙我去看熱鬧。』女孩說完,便甩開了英吉的手,也往籃球場的方向跑去。
 
看到了這一幕,英吉不禁聳了個肩。
 
『喂!乾脆一點好不好,說好三對三輸了要把你們的“場地”讓出來,既然輸了,就得認帳。所謂:願賭服輸嘛!不然,你從我們三個人的褲襠下鑽過去,也是可以的啦。』一個身高約190公分的傢伙這麼說著。他才一說完,全場圍觀的學生也都笑了出來。
 
『你們這些“吹喇叭”的,除了整天躲在裡面打混外,還會幹嘛?連朝會都可以吹得亂七八糟的,這是什麼…… 全國管樂比賽… 第一名,我呸!』一個個子較矮的學生將表框的獎狀和照片扔在地上。這是他們從管樂社強行拿出來的。
 
『跟他說這麼多幹嘛…… 』個子較高的那位,準備用腳去踩地上表框的獎狀和照片。

『不可以…… 』一位戴眼鏡的學生趴在框架上。
 
英吉並不急著出聲,因為他想要了解整件事的原委。
 
『對不起!關於打輸球的約定…… 是否可以稍微做個改變?看是要我們做伏地挺身,還是折返跑之類的都可以…… 』
 
『少囉唆!有本事就再“上訴”啊,否則就把場地讓出來。反正,你們社團的人數這麼少,也沒怎麼練習,倒不如把場地讓給我們男子籃球隊。不過,看你們這三個軟腳蝦,要上訴?我看是難囉!』個子較矮的將籃球放在右手食指上轉,以挑釁的語氣說著。
 
『看你們年紀輕輕的,口氣倒是不小。不過就是“鬥牛”嘛!何必搞得對方如此難堪呢?』英吉終於忍不住開口說話了。
 
『你是誰啊?』個子較矮的那位學生將在旋轉的球扶正,接著用左手持球。
 
『我不曉得你們之間有什麼恩怨,但我對這場比賽很有興趣,不介意我加入“戰局”吧?來!小兄弟你和我一組,可是我們還差一個人…… 』英吉將趴在地上的學生拉了起來。
 
『那順便把我算進去吧?』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
 
『家駒…… 』英吉開心地和家駒互擊了手掌。
 
『你們要搞清楚,我們學校籃球隊可是赫赫有名的,這三個都是隊上的主力唷!這樣強出頭,不太好吧?』有位圍觀的學生說。
 
『對呀!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好漢不吃眼前虧。而且,他們真的很強。』另一名學生也跟著說。
 
『好啊!別說我欺負他們,我給你們機會上訴。可是…… 如果你們輸了…… ㄧ位球衣背號15號的高個球員,指著英吉和家駒不屑地說。
 
『那就任憑“處置”吧!』此時的家駒已經做好暖身運動。
 
『這樣不好吧?如果輸了,就會連累到你們了。』戴眼鏡的學生想要阻止這場比賽。

『這麼容易就認輸,怎麼當我學弟啊?』家駒拍著他的肩膀。
 
『沒錯!“場地”是我們當年打拼出來的。想要?那就用“實力”來拿吧!』英吉準備走上球場。

『你們是…… 』
 
『打完比賽再說吧。』家駒也走上了球場。
 
『來賓球!』高個頭的球員將球丟給了英吉。
 
『家駒,交給你囉!』英吉說。
 
只見球在家駒的手上晃了兩下,人已經切入到了籃下。
 
『攔住他!』
 
比較高的球員站在籃下伸出了大手,準備蓋家駒的火鍋,卻還是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球進籃框。
 
『想蓋我的火鍋?再多長個5公分,也許還有可能。』
 
『怎麼可能?我明明已經抓住他出手的時機了。』
 
『別慌!是後仰式跳投。』ㄧ個個子較矮的球員說。

家駒走到英吉旁邊,似乎做了些交談。
 
這次,由家駒在罰球線上發球,他先將球傳給英吉。英吉一個單擋掩護,再做回傳的動作。一瞬間,家駒已經過了防守他的人,準備再次出手投籃
 
『沒那麼簡單!』已經有人跳起來補防。
 
家駒一個 Nice Pass ,球到了戴眼鏡的學生手上。

『沒人防守你,快出手!』英吉大喊。
 
球從右邊中距離的地方,劃了一道很漂亮的弧線,應聲入網。
 
『嗯,好球!』家駒稱讚著。
 
『已經2:0了,你們再不認真打的話,比賽就要結束囉!』英吉用手指著場外的記分板。

雖然對方也擺出了最佳的防守態勢,但接下來的球賽裡,還是只有看家駒和英吉表現的份。
 
兩個人合作無間的默契,每一次進球都讓在場的學生鼓掌叫好。
 
『好…… 好厲害!』和英吉他們同一隊,戴眼鏡的學生不禁驚嘆著。
 
『只剩一球了…… 』籃球隊的三名球員開始顯露出慌張的表情。
 
在這同時,家駒從三分線外將球投出,球賽就在這球的入網聲中,劃下句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奶茶 (彼得) 的頭像
奶茶 (彼得)

彼得的痞客國度

奶茶 (彼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