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新作,名稱叫做「遇見雅堤」。話說,屏東火車站附近是真的有這麼一間店,但經營者並不是張雅堤。這名字純粹是我捏造出來的,主要是為了結合一個初戀的故事,所做的安排。就把它當成故事一樣看下去就行了,真實性不需要太追究。

 

再次經過雅堤,有種景物依舊的感慨。除了外頭那不知作用為何的檯子已拆掉外,外觀看來沒啥太大的改變。
 
我將車子停靠在建安醫院旁。那兒並沒有畫停車格,小小猶豫了一下,我下了車,而車子在三秒鐘後上了防盜鎖。
 
「歡迎光臨!」進入店裡,從服務生口中傳來制式的招呼聲。
 
「先生,您是一個人嗎?」
 
我點點頭。
 
「那要坐樓上,還是樓下呢?」
 
「樓下就可以了,就這位置吧?!」
 
「好的,您先請坐。」
 
我坐在進入店裡的第三個位置。一個女服務生像是慣性地將一碟菜圃餅和一盤瓜子放在桌上。
 
「白開水就不必了。另外,請給我一杯熱的藍山,謝謝。」
 
「好,請您稍等片刻。」女服務生走回吧台。
 
時間是晚上的11:42,店內十分安靜。
 
店裡頭有三位服務生,兩女一男;牆壁上的擺飾,和6年前一模一樣;這時間二樓應該是沒客人的,也就是說整間店,就4個人,而我是那個唯一來消費的。
 
「來,這是您的咖啡,小心燙,請慢用。」
 
「謝謝妳。」
 
我是個貓舌頭,所以不敢貿然拿起熱騰騰的咖啡喝。我習慣等它涼了再喝。我必須承認咖啡冷掉之後,味道就變了,但我還是習慣這麼做。
 
我起身走向店裡存放CD的櫃子,那位置離我坐的地方約5公尺。CD櫃有3個夾層,所擺放的幾乎都是演奏類型的音樂,像是Kenny G的情挑薩克斯風、Henk de Graaf的經典豎笛作品12首、Janos Balint的浪漫的長笛小品、Kermit Ruffins的快樂小喇叭…… 當然,還有一堆沒啥貭感的水晶音樂。
 
薩克斯風(Saxophone)、豎笛(Clarinet)、長笛(Flute) 、小喇叭(Trumpet)都是屬於管樂器(Wind Instrument),Saxophone、Clarinet、Flute屬於木管,而Trumpet是銅管。
 
Kenny G是美國著名的薩克斯風演奏家,音樂風格是「輕爵士樂類型」;據說,他還是星巴克(Starbucks)的股東之一。Henk de Graaf,是荷蘭首屈一指的豎笛演奏家;他發的專輯,對吹豎笛的人來說,是很好的學習範本。Janos Balint是匈牙利籍的長笛大師,灌錄過許多重要的長笛專輯,也是第一個錄製孟德爾頌長笛(小提琴)協奏曲的演奏家。Kermit Ruffins,紐奧良爵士小號手,被譽為「Louis Armstrong再世」;「快樂小喇叭」是精選專輯,12首爵士經典,都是代表作。
 
「這張唱片是誠奇拿來的……」我心想。
 
那是一張管樂團演奏的專輯。
 
管樂團,一般作Concert Band或Wind Band,依編制大小又有Symphonic Band、Symphonic Winds、Wind Orchestra、Wind Symphony、Wind Ensemble、Symphonic Wind Ensemble等稱呼。是由木管樂器(Woodwind)、銅管樂器(Brass)以及打擊樂器(Percussion)所組成。它多變的曲目包括原創的管樂曲、改編的古典音樂、輕音樂、以及流行音樂。雖然管樂團跟行進樂隊(Marching Band)所使用的樂器很接近,但是前者的主要目的是「管樂合奏」。
 
「請問這CD的主人還有常來店裡嗎?」我走向櫃檯詢問。
 
《葉樹涵:威尼斯狂歡節 CD》,這是誠奇在高中管樂社團指導老師推薦下購買的,是他非常喜歡的一張演奏專輯。
 
專輯上的簡介:這張唱片收錄了從十九世紀末葉,到所謂銅管或是小號的第二個黃金年代中很重要、絕大部份是由管樂團伴奏的世界知名小品,展現出小號的演奏技巧,及它高吭、嘹亮的優美音色。在美國,因爵士樂掘起,爵士樂手大量使用銅管樂器或小號,使得小號成為二十世紀最受歡迎的樂器。這張專輯便是把過去一百多年的重要小號作品做一整理,如《學生王子》、《小號的禮讚》、《歌劇魅影》等,另外加了三首葉樹涵本人的作品或改編曲,並收錄了一些中國風味的管樂曲。葉樹涵演奏小號音色自然渾實、技巧純熟、深具古典音樂氣質,由此張演奏唱片中,我們將會讓小號樂迷真正認識管樂的藝術。
 
葉樹涵,是台灣知名小號演奏家,也是國內推動管樂的先驅。葉老師16歲始學習小號,1980年畢業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音樂學系,1982年獲得法國政府獎學金,赴巴黎音樂學院深造,跟隨巴黎交響樂團首席小號Marcel Lagorce教授研習,並於1984年獲得第一獎畢業。返台後活躍於古典音樂界,1986年獲頒金鼎獎最佳演奏獎,並組成葉樹涵銅管五重奏。曾任國家交響樂團小號首席,現任私立光仁中學管弦樂團指揮、幼獅管樂團指揮,並任教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等校。
 
「很抱歉,我們不太清楚這唱片是打哪來的……」只見裡頭的3個服務生互相對望著。
 
「哦,沒關係,我只是隨口問問。」
 
我走回座位,喝了一口咖啡,這樣的溫度對我來說是剛好的。我想起以前有人跟我說過:『藍山是最受到一般大眾喜愛的咖啡品種,產於中美洲牙買加、西印度群島,擁有香醇、苦中略帶甘甜 、柔潤順口的特性,而且稍微帶有酸味,能讓味覺感官更為靈敏,品嚐出其獨特的滋味,是咖啡中的極品。』
 
「你們知道怎麼算是一杯好的咖啡嗎?」我走到吧台前,拿著那杯“藍山咖啡”問裡頭的服務生。
 
「店裡的咖啡都是老闆先煮好的,我們還沒到那個程度。」
 
「有個好朋友跟我說:『將湯匙放入咖啡中時;好的咖啡,湯匙的光芒會被反射的閃閃發光,再舀一點咖啡滴回杯中去,滴落那一瞬間,咖啡會像寶石一般滑過表面,才稱得上一杯潤澤且有透明度的咖啡。』我想,這樣形容應該是很貼切的了。」
 
「原來是這樣。那您覺得我們老闆煮的咖啡好喝嗎?」
 
「很棒,那她在嗎?」
 
「您是說老闆嗎?她不在店裡耶,她多半只有下午會出現。」
 
「下午出現?不好意思,你們現在的老闆,還是之前那位嗎?」
 
「之前?」
 
「對,就是一個女生,現在的話…… 差不多接近30歲。」
 
「您說的好像是之前的。現在的老闆姓陳,是個女的,年紀約50歲左右;大概是下午過來煮咖啡,在店裡待1個小時,其他的時間都不會在店裡。」
 
「這樣啊……」
 
我沉思了一會。
 
「你說的是她嗎?」我拿出皮夾裡頭的照片。
 
「對,就是她。不過,3年前,她就把這間店讓給現在這個老闆了。」
 
「那我知道了,謝謝你。」
 
我們對話中的女孩,名字叫做“張雅堤”,店就是以她的名字命名的。她同時也是我的初戀女友。我和她在這間店相識,譜出了3年的戀曲;分手後,我一直渴望能再聯絡上她。
 
我的名字叫賴文儒,今年32歲,是“雅如咖啡”連鎖店的負責人。6年前認識了雅堤,而原本就喜歡喝咖啡的我,因為她讓我對咖啡有了更深的了解。這也是我會成立“雅如咖啡”的主要原因:取她名字的第二個字和我名字最後一字的諧音。

皮包裡頭的相片,是我和雅堤交往時,去茂林遊玩合拍的照片,那也是我倆第一張合照。我還是把它放在皮夾裡,因為我忘不了雅堤,很想知道她現在的狀況。

「再請問一下,她搬回小港住了嗎?」

「不清楚耶。」吧台裡頭唯一的男服務生回答。

「那有沒有她的電話,或是任何可以聯絡的方式?」

「這裡好像有她的手機號碼……」男服務生拉開收銀台旁小桌子的抽屜,拼命地翻啊翻。

「不好意思,麻煩你了。」

「有了,應該是這個。」
 
「謝謝。」那是一張紙條,號碼就寫在那上頭,我開心地將它接了過來。不過,在下一秒鐘我就失望了,因為這是她先前的號碼。在我和她這段感情結束後,號碼就被停用了。

我拿出手機,還是試著撥了這號碼。
 
果然還是空號。頓時,我的思緒像是個無法填平的深淵,搭乘著時光機回到了過去的記憶裡。  


我、祥輝、威平、誠奇、皓志是高中同班同學,不僅同班還同一個社團,高中那三年都混在一起。
 
大學畢業後,大夥都忙於工作,相聚的時間便減少許多。

目前,誠奇和威平兩人在高雄楠梓的日月光電子廠上班;祥輝則跑到桃園從事紡織業;皓志是知名3C店的電腦工程師。

日月光,全名為日月光半導體製造股份有限公司 (Advanced Semiconductor Engineering, Inc.) 。一般簡稱「日月光集團、日月光半導體」。是一家半導體封裝與測試製造服務公司,提供半導體客戶包括晶片前段測試及晶圓針測至後段之封裝、材料及成品測試的一元化服務。總部設於高雄市楠梓區,並於桃園市中壢區設立分公司,為全球最大封裝與測試大廠。



六年前

這天,我們走在市區的民族路上,幾個人正在為去哪傷透腦筋。

「快點決定好不好,每次出來都要浪費時間在討論去哪這話題上……」胖子威平不耐煩地說。

「哎唷,都喬不好的說。」開口說話的是誠奇,他是我們幾個裡頭年紀最大的。你絕對無法從他的外貌看出,他的年紀是我們之中最大的。若要用形容詞去形容他這個人,說真的…… 我做不到。總是一附笑臉迎人的模樣,沒什麼脾氣(他是那種,如果你打他,他會問你原因,你就算瞎掰一個理由給他,他也會心滿意足地離去)。總之,不會生氣。

誠奇應該是個樂觀的人,為什麼說應該呢?因為我無法確定他是或不是。他最常說的一句話是:『當人很辛苦,早死早超生。』他可以跟你說完一堆嚴肅的話之後,微笑似地離開。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你永遠不知道他的心情是如何?他從來不在別人面前訴苦,你看到他的時候,一定只會有一號表情,那便是“微笑”,接近“傻笑”那種;那並不是什麼令人舒服的微笑,但如果你是在生他的氣,我敢跟你保證,你絕對不會再氣下去。哎呀,該怎麼說呢?反正就是……傻人的微笑(你總不會跟傻子生氣吧)。他是天蠍座的,我認識很多天蠍的朋友;他是最不像這星座的一個。

濃眉大眼、中等身材的是祥輝;長得很像郝柏村,郝伯伯;在小琉球出生,後來才因父親工作的關係,遷居屏東的東港。從小在漁村長大的他,因父親長年工作在外,造就他相當“獨立”的個性。這樣的“獨立”,甚至讓祥輝在其他群體中顯得有些孤僻。縱使我們都一起出去、一起行動,可他就很容易被其他人忽略。他是我們之中,唯一信基督教、唯一住校的。

他和誠奇是天生的一對,簡直就是臭味相投。只要是誠奇的嗜好,他大概都喜歡。通常都是誠奇提議某些事,其他的人一定投反對票,唯一贊成附議的就是祥輝。可是我卻不明白,我指的是誠奇與祥輝湊在一起的這件事。他們的宗教信仰是不同的,是極為不同的。誠奇的家庭是篤信佛教,而祥輝自己是信基督教的;在兩者的宗教信仰幾乎完全不同的情況下,並不因此相違背。

皓志和我是十幾年的老同學了,但我和他真正成為好朋友,還是在高中時期。他是家中的老么,也是唯一的獨子。值得慶幸的是,他不像大部分的老么,通常老么應該是比較任性、孤單、小心眼……在我的印象裡,或者說連續劇都是這樣演的。該怎麼說呢?他算是蠻有女人緣的,卻又很喜歡在女孩子面前裝作一副很酷的樣子,按照對人個性類型的分類,也是個悶騷的人。明明喜歡對方喜歡的要命,又要裝作不太在乎的樣子。基本上,他長得五官端正,行為舉止沒什麼偏差。比較讓他介意的是他的膚色;我們常笑他,入山都不用入山證,只需摩托車上的喇叭聲按兩下便可直接進入。

我和他很有話講,我們可以一整晚不睡,聊到天亮。聊的內容多半是感情方面的事情。至於,為何跟他有如此多的話可以說?我想,除了我們認識超過十年,還有一點是很重要的;那就是:我們都是屬於可以耐心地聽完對方內心的話,而這些話通常是不足以向外人道的。當然,我們會給彼此一些建議,雖然多半是沒什麼建設性的。

威平是我們當中年紀最輕,可是體重卻是最重的。他也曾經試圖減肥過,雖然成效不大。他是那種就算三餐只喝白開水,體重也會增加的那種人,跟我剛好相反。他出生在單親家庭,是家中的老么,和皓志一樣不像一般的老么;很獨立,而且很有主見。雖然胖胖的,長相也不算太差,應該是蠻有福氣的吧?!但這麼多年來,都沒交過女友,始終是孤家寡人一個。

在我的印象裡,他的表現就如同身材一樣,非常地穩重,是一個很值得信賴的人。不管是在各方面的表現,都只能用“優秀”來形容。家住屏東龍泉的他,有著一半客家人的血統,也有著客家人那顆勤奮踏實的心。
 
稍微花點時間,介紹了這幾個死黨,還是把故事拉回來嚕。

就這樣,五個人停站在一家咖啡店的門口,還在為到哪爭論不休。

「不介意的話,可以參考看看,我們裡面的東西很好吃唷。」一個正在店外頭掃地的女孩說著。她始終保持微笑,態度非常親切。

「雅堤,這名字還蠻好聽的,我看就在這吃好了。」我看著店的招牌說。

「我沒意見。」威平回答。
 
其他人都屬於“隨便派”的;終於,大夥決定好要用餐的地方了。  
 
我們走進店裡,裡頭的裝潢和擺飾很特別。燈光微暗,透過播放的音樂,還蠻有Feel的。

「請坐。」剛那女孩微笑地招呼著。

「我們就坐在這個位置好了。不過,得再搬張椅子。」誠奇挑了走進店裡的第三個位置。

「這是店裡的Menu,看你們要點什麼?」女孩將菜單放在桌上。

「雅堤姐,剛才有位李先生打電話給妳。」吧台裡其中一位女服務生說。

「好,我知道了。」女孩回應著。

「雅堤,這間店……是妳開的?」這女孩看起來才20多歲,居然是這店的主人?我不禁好奇地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奶茶 (彼得) 的頭像
奶茶 (彼得)

彼得的痞客國度

奶茶 (彼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